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融夏——话眠

时间:2022-12-04 00:48:17  作者:话眠
TAG:

   融夏

  作者: 话眠
  简介:
  【年龄差文/暗恋成真/救赎】
  再遇到段融时,他已经不是七年前落魄的少年。
  他在商界里混得风生水起,没有人不惧怕他的手段。
  沈半夏只是个在读大学的平凡女生,原本不该跟他再有任何交集。
  她没有想到能跟段融重逢,更没想到自己会戏剧般地成了他的未婚妻。
  订婚那天,她抬起头,当着众宾客的面冲着段融露出一个欢喜的笑。
  眉目俊朗到妖冶的男人呵笑了声,在众人看不见的地方,箍着她腰把她压在墙上。
  “这么会演戏,”段融倾身看着她,手指在她下巴上轻佻地刮了下:“不过可以演得再逼真点儿,一会儿我们出去,当众接个吻怎么样?”
  段融不知道,其实沈半夏并没有演。
  她喜欢段融的心思是真的。
  但她不能告诉任何人,她在自己黯淡无光的年少岁月里,一直偷偷暗恋着段融。
  是段融曾朝她伸出了一双手,不由分说地把她拉出了泥潭。
  那年夏天阳光炙热,眉目英挺的少年站在她身边,下巴朝前抬了抬,语声平淡却撩动人心:“别怕,往前走。”
  -
  沈半夏一直不觉得段融会喜欢她。
  段融对她的所有好,只是因为她年纪小,他下意识的照顾。
  就连别人也都是这样以为。
  直到后来,大家看到段融破天荒在朋友圈发布的第一条消息。
  段融贴了张照片,照片里是和沈半夏的合照,他正捏着她下巴吻她。
  在这张照片上面,清楚地挂着三个字:有主了。
  1.腹黑败类×软萌少女;
  2.双洁,年龄差7;救赎;
  3.本文纯属虚构,所出现一切地点、学校等等均为架空捏造,不要与现实进行对标。
  初版文案写于2022.3.9,有修改。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励志人生
  搜索关键字:主角:沈半夏,段融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正文完】融化在你手上
  立意:积极向上努力拼搏
 
 
第1章 成人礼
  《融夏》文/话眠
  独家发表于晋江文学城
  -
  太阳很烈,明晃晃地挂在天上,像一颗沸腾的荷包蛋。
  空气里传来树叶茂盛生长的声音,柳树疯了一样抽芽,垂下的丝绦在风里妩媚地招展。
  十一岁的沈半夏贴着墙根走路,两只手把肩上的书包带拽得很紧。
  “小哑巴!”有人不停跟着她,那些人全都一样得面目模糊,也都是一样得口气恶劣:“你跑什么,给我站那!”
  有人朝她猛地扔过来一样东西。
  原本只是块小石子,可逼近她面前时,却变成了一柄闪着光的利刃。
  沈半夏醒了。
  她醒得很突然,千钧一发间蓦地睁开眼睛,从不见天日的噩梦里挣扎出来。
  额上全是冷汗,她躺在床上缓了会儿神,起身去拿床头柜上的手机。
  上面显示现在是16年6月20日上午七点,她早就长大,不再是七年前那个沉默寡言的小女孩了。
  她起床,迅速洗脸刷牙,把头发高高扎了个马尾,背上包出门去学校。
  考完最后一门课大一就正式结束,班里有男生过来请她一起去海边度假,她拒绝:“不去。”
  “去呗,这都一年了,班里几次集体活动你都不参加,同学们都很想让你去。”
  “我真的没时间,”沈半夏把纸笔装进帆布包,单肩背着,朝他摆了下手:“走了,拜拜。”
  女生纤细单薄的背影消失在门口,马尾辫随着她的走动在背上扫出一下下的弧度,教室里余下一点儿淡淡馨香。
  班里有人过来搂住那男生肩膀,怪声怪气地调侃:“哎呦,难追哦。”
  沈半夏并不是在敷衍,她确实没有时间去玩。
  一年前,她考上了本地赫赫有名的政法大学,在读法学专业。凭借着学校的声势,刚入学不久,她在网上各大律师事务所漫天撒网,希望有谁能给她一份工作。结果被平忧事务所录用,没课的时候会去上班。
  正是盛夏时节,太阳把路边的树晒得神采奕奕,一颗颗梧桐招摇过市地炫耀着绿油油的叶子。
  她一路捡阴凉的地方走,阳光透过层层绿叶在她白皙的脸上撒下细碎光影。
  出了学校,去公车站的路上,一辆车在她身边停下。
  后车窗缓缓降下,一位五十岁左右的贵妇人叫住她:“半夏。”
  沈半夏停步,扭头。奇怪地盯着女人看了会儿,很快想起来她是谁:“严阿姨?”
  严琴笑笑,从车上下来。
  这是沈半夏第二次见到严琴,每次见到这位年逾五十的妇人后内心都在咆哮:果然钱是好东西,能让人容颜不老。
  严琴看上去比实际年纪要年轻十来岁,往前倒二十年肯定是个风华绝代的大美人。穿了身当季全球限量发售两件的套装,另外一套出现在前几天出席某国慈善活动的某国王妃的身上。
  “阿姨有事跟你说,”严琴毫无架子,甚至让人觉得有些慈祥:“跟阿姨去喝杯咖啡怎么样?”
  沈半夏一时想不到,这位看起来就贵的贵妇人能有什么事需要特地跟她说。
  “可我还要去上班。”
  “你老板武平我认识,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在严琴的话后,沈半夏的手机响了。她说了句不好意思,走到一边去接。
  老板武平的声音在电话里响起:“半夏,严琴是不是去找你了?”
  “是。”
  “她有事要跟你商量。”
  武平应该又在办公室侍弄他那些花花草草了,甚至能听见修剪花枝的声音:“你跟她去吧,她是我大学同学,多少年的老朋友了,记得对人客气点儿。”
  咖啡厅里气氛幽静,提前被严琴包了下来。老板是个大胡子外国人,亲自来请严琴入座,跟她用法语交流了几句话。
  沈半夏并不清楚严琴的具体身份,只是大概能看得出,这位年满五十依旧美艳不减的女人来头不小。
  “严阿姨,”沈半夏问:“您找我有什么事?”
  “之前我问你愿不愿意当我儿媳妇,你还没给我答复呢。”严琴放下咖啡,脸上带了淡笑。
  沈半夏觉得这位阿姨纯属是在拿她取乐:“严阿姨,您就别跟我开玩笑了。”
  “如果不是玩笑呢。”
  严琴从包里拿出一份文件,缓缓推到她面前:“我今天过来,是想请你跟我儿子订婚。”
  沈半夏怀疑自己的耳朵出了问题。
  这句话的荒谬程度,比她这十八年的人生还要荒谬。
  ……
  回到事务所,武平依旧在侍弄快摆满一整个办公室的花花草草,听到敲门声,他往门口看:“回来啦。”
  沈半夏进了办公室,把严琴给她的一份文件放在老板办公桌。
  武平放下给花培土的小筛子,问她:“怎么样,严琴找你是聊什么?”
  “她让我跟她儿子订婚。”沈半夏越想越觉得离谱:“老板,她让我跟她儿子订婚!”
  武平依旧一副老神在在的样子,完全不觉得意外:“我大概知道,她跟我聊过。你也不用觉得有多奇怪,你年轻,经历的事情少。以后就会知道,只要活得久什么事儿都能碰上。”
  沈半夏怀疑地看他一会儿:“老板,你跟我说实话,她儿子是不是有什么隐疾,要不然是个残废?”
  武平笑着摇了摇头,等戴上眼镜,拿起桌上的合同翻了翻:“这上面不都写了,只是给你一个未婚妻的名头,完全不需要你真的跟她儿子交往。而且期限只有一年,一年后订婚取消,你还是你,生活不会受到任何影响,而且还能拿到一笔很大的酬金。”
  “可她给的酬金多到不正常。”
  “这难道不是好事儿?这合同我看过了,对你完全没有害处。”武平把合同递还给她:“半夏,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儿不是每天都可以发生的,你要是不把握住,以后说不准会后悔。”
  “可她为什么偏偏会找上我?”
  “这个你不需要知道,”武平摘下眼镜,拿起壶给花浇水:“你只需要知道,你有钱拿就行。”
  公司里每天都是一副忙碌的样子,到了下午总有浓郁的咖啡香气溢满整个办公楼。
  沈半夏回到工位,又一次地把合同翻看了遍。
  不远处有三四个女生聚在一起,讨论前段时间去参加的一个商业论坛。
  其中一个女生说到某人时,激动地额上青筋都要蹦出来:“我远远地看了他一眼,真的,惊为天人,身材脸蛋全都顶级那种,帅到我人都麻了,看见他我才知道平时我见过的那些男的个顶个的歪瓜裂枣。”
  “真的比照片上还要好看?不是有人说他那些照片是经过精修的吗?”
  “有谁会专门给他修抓拍照啊,说这话的人有病吧,根本就是在嫉妒他。”
  “就是。真的不骗你们,真人简直帅惨了,他往我这边看的时候,我跟他对视了一眼,毫不夸张,我腿都软了,满脑子都在想怎么才能给他生孩子。可再看看我自己,算了,就咱们这种姿色的别去玷污人家了。”
  有女生听见,站起来扒着工位问:“谁谁谁,你们在说谁啊?”
  “段融,就是天晟集团的那位太子爷。”
  沈半夏拿着合同的手僵了下,心口猛缩,呼吸停滞了几秒。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只是听到段融的名字,她都会产生过激反应,心脏跳动得不正常。
  到了晚上天气依旧很热,没有一点儿风。从写字楼出来好像就进了一个闷炉,空中盘旋着大朵积雨云,但始终没有下雨的意思。
  沈半夏打算搭车回家,米莉开着车朝她过来,降下车窗:“小半夏,上车,姐姐带你去吃火锅。”
  米莉是事务所里的律师,二十七岁,长了张艳光四射的明星脸,偏偏要靠实力吃律师这碗饭。入行以来打过好几场漂亮的官司,算是在律师界小有名气。
  沈半夏上车,车子在城市的车水马龙中穿行,高耸入云的一座座钢筋水泥被霓虹裹出一片声色犬马。
  车子在一条路口停下,沈半夏仰头,看了看写有“迷路”两个字的夜店招牌:“米莉姐,不是要吃火锅吗?”
  “吃什么火锅,你这孩子怎么就想着吃火锅。”米莉停好车,把沈半夏拉进夜店。
  一进去,躁动的音乐声快要把人的耳膜震破,舞池里满是疯狂扭动腰肢的男男女女。
  “小半夏,你是不是第一次来这种地方?”
  米莉不知道从哪儿要了把剪刀,靠在吧台弯着腰一边利索地把过膝的铅笔裙改短到膝盖以上,一边跟沈半夏说话:“再过几个小时就是你十八岁生日,你今天必须过来享受成年前最后的疯狂!要知道,一入社会深似海,从此欢乐是路人!你不好好嗨一场,还等什么呢。今天在这里你好好玩,不管消费多少姐姐都包圆了!”
  米莉说完,把剪刀扔回给酒保,踩着高跟鞋一猛子蹿进了舞池里,随机逮到个纹了条花臂的男人,伴随着刺耳的电音扭动起腰肢。
  群魔乱舞,每个人脸上都是尽情享乐的靡靡之色。
  沈半夏找了个安静又远离迷幻光线的地方,坐在吧台上把包里的一套习题集拿了出来,旁若无人地开始刷题。
  调酒小哥看直了眼睛。他在这家店待了有好几年,见过女人跟男人拼酒,女人跟男人打架,女人跟男人当众肉搏,就是没见过有人来做题的。
  “小姑娘,”调酒小哥看她年纪很轻,一张脸有种天然的幼态和稚嫩,怀疑地问:“你成年了吗?这里未成年禁止进入。”
  沈半夏心想你瞧不起谁啊,把身份证拿出来,遮盖住关键信息,去让调酒小哥看她的出生年月。
  “来过十八岁生日啊,”调酒小哥调了杯酒给她:“免费的,成人礼。”
  “谢谢,不用。”沈半夏礼貌拒绝,把酒推回去。
  她刷了会儿题,一套卷子都做完,米莉还在舞池里跟男人贴身热舞,并且成功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牢牢霸占着舞池里的C位。
  沈半夏看了看时间。
  已经快要零点了。
  她百无聊赖地打个哈欠,无意中往外看,发现有个十分眼熟的男人朝她这边走了过来。
  这男人叫吴政,曾经因为一点儿经济纠纷光顾过平忧事务所,在见了沈半夏一面后对她念念不忘起来,缠着她要跟她交往。
  沈半夏躲之不及,把书塞进包里,背起来就走。
  吴政却好像已经认出了她,阴魂不散地追在后面,脚步声听得人心惊胆战。
  沈半夏小跑起来,满头冷汗地跑出夜店,一头扎进被霓虹灯摧毁得五颜六色的夜色中。
  路边停着很多载客的出租车,沈半夏看都不看,拉开距离门口最近的一辆车坐进去,在吴政朝她追过来前,咣地一声合上车门。
  “师傅!快开车。”
  她说话时颤音都出来了,眼睛紧紧盯着窗外,生怕吴政那个疯子会找过来。
  眼见吴政朝着这辆车越走越近,她着急地朝前倾身,扒住前面车座的座椅靠背,跟驾驶座上的男人说:“师傅,快开车啊!去旭升公寓!”
  驾驶座上的男人挑起了眉。
  车里很黑,他又背对着她,沈半夏看不清他的脸,只能隐隐看到一截于昏昧光线下隐没的线条凌厉的侧脸,和他搭在方向盘上,夹着烟的一只骨节分明的手。
  烟雾在他指间徐徐升起。沈半夏目光怔愣,盯着那只细瘦修长、骨感又欲的手看了会儿。
  心里一个念头冒出来。
  淦,现在司机师傅都这么卷了,手需要这么好看吗?
  作者有话说:

  开新文啦,一个暗恋成真的年龄差文。
  文章纯属虚构,请勿联系现实,蟹蟹大噶。
 
 
第2章 夏至
  沈半夏咽了口口水。
  这么好看的手,夹着烟的样子都显得迷人,甚至让她不觉得二手烟呛人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