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未及你矜贵——领竹

时间:2022-12-03 00:21:39  作者:领竹
TAG:

   《未及你矜贵》

  作者:领竹
 
  简介:
  【年龄差|老房子着火x甜软水仙|晚9:00更新】
  正礼高中部的风云人物沈思行的家里来了个穷亲戚。
  听说是打南边一个叫榕县的小县城来的,家里人都没了。
  听说她跟沈思行有娃娃亲,看沈思行那反感的程度,应该是个丑八怪。
  况且,正礼虽然是私立学校,但高考成绩年年远超市重点,不是只凭人情能待得住的。
  沈思行那其貌不扬的未婚妻,从鸟不拉屎的地方转进来,所有人都等着看她灰头土脸滚出去的热闹。
  再后来,不是听说,是真的大把人围观。
  中秋节,沈家家宴,沈思行秘密策划许久的表白现场。
  初宜刚从晚会节目上下来,一袭白裙拢着江南的烟雨。
  等沈思行说完“会永远对你好”,众人真假掺半地起哄她得偿所愿。
  初宜的目光却越过人群,落在刚刚进门,似笑非笑看着这片热闹的人身上。
  围观群众跟着回头,看到沈家那个传闻中不近女色,只做人形印钞机的家主、沈思行的二叔。
  他慢条斯理地走近,将初宜揽进怀里。
  等两人走远,原本势在必得的沈思行面无血色,众人也才后知后觉,刚才,面对沈思行的表白,初宜的沉默不是害羞……是尴尬。
  【老房子着火商界大佬x唯爱做题甜软水仙】
  沈兆庭x初宜
  阅读指南:
  1.双初双c|年龄差九岁
  2.日常风,跟小初学习生活有关的都写写,未成年不早恋
  3.男主占有欲强,女主性格温软不强势
  4.想到再补
 
  内容标签:情有独钟 因缘邂逅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初宜┃配角:沈兆庭┃其它:《恋爱特困生》小可爱xbking求预收
  一句话简介:【完结】爹系就是最diao的!
  立意:好好学习,天天向上
 
  vip强推:
  亲人去世后因为孩童时的一纸婚约,刚上高中的小镇姑娘初宜来到沈家借住。她的性格安静内敛,初来乍到,在财富显赫的沈家和私立学校里显得格格不入。但她也是个坚韧向上的女孩,任何时候都没停止过努力学习,与此同时在阴差阳错下,住进了与她有婚约的沈思行的二叔沈兆庭家,随着时间推移体察到他严肃外表下成熟体贴的另外一面,她难以避免地动了心。
  本文用流畅的文笔刻画了一个善良内敛、独立向上的女孩的求学、亲情、感情生活,人物设定饱满生动,是一篇轻松的解压甜文,值得一读。
 
 
第一章 、初家人死绝了
  腊八当天,小镇姑娘初宜从期末考的考场上下来,被告知阿婆没了。
  父母早已去世的她,成了真正意义上的孤女。
  葬礼那几天,邻里闲聊里小声讲的“初家死绝了”,说得很准确。
  除了这个,被议论得最多的,是近日接到的那通电话。
  关于初宜的去向,和她玩笑般的婚约。
  北边有家人要接手初宜,听说是她爸爸的故交,家里做生意的,有钱得很。
  “你爸爸还在的时候,听说是跟他家订过娃娃亲,还下过聘书摁过手印,不过,眼下都这年头,不兴这一套,再说……”
  伯母没说完的话是:再说,十几年过去,两家人两样命,北边儿的贵人,同南方小县城里没见过井口大天空的初宜,就算系过红绳,想来也没有多牢固。
  远亲们对十五岁的初宜叮嘱良多,叫她到了别人家里,要懂得察言观色,要知道进退。
  只有肯低头,她才能过得安稳,待得长久。
  他们在榕县待了这么多年,大多没出过市,更不知道北城的月亮,是否真的比榕县圆。
  也清楚,那婚约大概是做不得数,却还是矛盾地认准了,初宜会在贵人家里过得更好。
  不然,那个电话,在泛黄的笔记本里待了十几年,初宜的阿婆,也不会在临终之际,还要坚持拨通。
  电话号码的主人姓沈名靖川,是初宜爸爸生前的拜把子兄弟。
  跟初宜有娃娃亲的,是他的儿子,婚书上有生辰八字和名字,叫沈思行。
  值得意外的,一是过了这么多年,电话竟然顺利拨通了。
  二是,对方听完,没有推辞,没有犹豫,认认真真答应了下来。
  初宜的阿婆去世那天,沈靖川来电话,说自己在国外,已经在赶回来的路上,替他来接小初小姐的人,也已经出发了。
  发丧那天,榕县落了场雨。
  牛毛一般,来时势头小,绵延的时间却长。
  弯弯绕绕的巷弄里,青石板上反射着阴冷的水光。
  回去的路上,初宜渐渐跟丢了大队伍,一个人沿着逼仄的巷弄走。
  她没打伞,雨水打湿乌黑的发丝,也湿了一张皎白的脸。
  滴进宽大的丧服,发肤全都冰凉。
  高大弯绕的石墙挡住北风,初宜走得慢,用了很长时间,才临近巷口。
  猛的一阵风扑上脸面,带着南方冬天凛冽干净的湿气。
  微微愣怔后,看到一个高挑的男人等在巷口。
  他穿一身挺括的黑色西装,撑一把黑伞。
  但风吹雨斜,仍被雨水打湿肩头,不过头发拢得整齐,伞下的面孔英俊,轮廓利落。
  一双眉眼漆黑,眉头微微皱着,面上带着淡淡的不耐烦。
  初宜没在榕县见过这样的人。
  大哥接到故人的求助,他就从北城赶来这江南水乡,路途遥远,下飞机后,还要转四趟客车。
  四天路程,车型越换越小,最后进榕县的车,是沈兆庭在临镇上打听折腾了三个多小时,又因为下大雨等了一夜,才雇到的面包车。
  榕县虽然是县,但占地极少,仅一条街。
  从这头走到那头,步行都不用半小时,要找一家刚办过丧事的门户非常容易,更是在半路上,就遇到了他此行要接的人。
  踏进那方高度到一半小腿的门槛,眼神望过十几步远的院落,里头便是人丁稀落的初家所有人。
  初宜跟在他身后,在雨后的潮气里,南方难懂的方言声中,像一颗仍还纤弱的野花野草,经不住风雨,却要经风雨。
  初宜的父亲初胜清,生前跟沈兆庭的大哥沈靖川交情不浅。
  二十多年前,两人来往十分密切,甚至初胜清的葬礼,也是沈兆庭的大哥帮忙操持。
  初胜清去世后,才渐渐断了联络。
  几天前,老太太突然联系沈兆庭的大哥沈靖川,讲话已经不很清楚,只说把初宜托付给他。
  但沈靖川不巧刚好在国外,实在脱不开身,这才只能叫自己的弟弟沈兆庭赶来。
  沈兆庭的语速不算太快,但胜在简洁。
  寥寥数句,就将自己的身份和来意说清楚,接着把判断的权利交给对方。
  赶了四天路,连头带尾已经五天没有好好休息,他自觉面带倦容,身上的西服不够平整。
  榕县一路走来,皮鞋上也满是泥泞。
  沈兆庭本来想,自己被初宜的家人当成骗子,也不是不可能。
  可初宜的这些远亲,却全都是没预料到的好说话。
  等他带着初宜踏上返回北城的路,飞机即将起飞,挂断秘书请示的电话,脑袋里都是这几天积压下来的公事,才在纷繁的思绪间想到——作为一个陌生人,他要带走这个女孩,难度似乎有些过于低了。
  空姐拿来毯子,初宜微微侧头,瞥见坐在她左手边靠过道一侧的沈兆庭。
  沈兆庭察觉到她的视线,垂眼道:“要出去?”
  初宜赶紧说:“不是不是。”
  刚好空姐推着餐车靠近,结束了初宜的尴尬。
  沈兆庭不要,初宜小心地打开自己的,是一份鸡肉饭,还有一个小汉堡。
  她吃完饭,空姐又来发水,沈兆庭没睁眼,初宜帮他也要了一瓶,放在自己的小桌板上。
  她今年十五岁,还没坐过飞机,只在跟着伯父带阿婆到市里去复查时,坐过一次火车。
  过了最初那段紧张和忐忑,初宜打量四周,也看身边一直在睡觉的男人。
  他的皮肤很白。
  一场冬雨过后,小小的榕县,到处都是肮脏泥泞,他身上却自带一种干净,也有冷清。
  话一直不多,此前火车转高铁时也一样。
  有信号的时候,会接很多电话,听起来很忙。
  没有信号的时候,就跟现在一样,闭目养神,很缺觉的样子。
  总之是跟初宜没有什么交流。
  把初宜带回北城,沈兆庭就认为自己的任务圆满完成。
  他一身的事儿,计划得很好,在机场就跟初宜分开,把她交给秘书,自己带另外两个助理,接着上出差的飞机。
  但国内出发的航站楼里,人来人往,双语的女声播报时不时响起,宽大的地板亮得反光,楼顶高得夸张,扶梯有上有下,不知道地面究竟在哪里,眼睛和耳朵全都难以应付。
  眼看又要被交给陌生人,勉强镇定了一路的初宜,在瞬间对实际上一样不熟悉的沈兆庭生出了依赖。
  听到她说要跟自己走,沈兆庭愣了片刻。
  再打量初宜的神色,想到她一个小镇姑娘,火车不知道坐过几次,更别说高铁飞机,跟着自己辗转几天,一路上没说过辛苦和害怕,已经算很难得。
  于是他尽量摆出个耐心的神色,道:“已经到了,我的秘书送你回家,最多一个小时,你叔叔在家里等你,回去以后,好好休息。”
  他把初宜抱在怀里的书包背在她肩上,拍了拍初宜的肩膀:“去吧。”
  这是沈兆庭所有的耐心,说完,他没再停留,转身大步走了。
  作者有话说:
  宝宝们好~让我们一起陪着小初长大吧~
 
 
第二章 、我会听话的
  沈兆庭的背影很快不见,他留下的秘书在旁边叫初宜:“小姑娘,咱们也走吧。”
  初宜也知道,沈兆庭说的“叔叔”,才是她阿婆托付她的人。
  秘书是个中年女人,很面善,上车后,大概为了缓解她的紧张,与她攀谈起来。
  “我姓赵,叫我小赵就行,你叫什么呀?”
  初宜说了自己的名字。
  赵秘书道:“初宜,别害怕,沈总是真的忙,而且他大哥对小孩儿很好的,家里还有个跟你差不多大的哥哥……哎,初宜,你多大?”
  初宜的情绪确实不太好,但还是有问必答:“赵阿姨,我十五岁。”
  “几月过生日?”
  “五月。”
  “个子长得挺高呀,有一米六了吧?思行今年十六,没记错的话,是十二月的生日,你比他小半年,可以叫哥哥。”
  沈思行的爸爸沈靖川,跟初宜的爸爸初胜清,在二十多年前是拜把子兄弟。
  沈思行就是初宜阿婆说的,跟她有娃娃亲的男生。
  “思行的脾气直,家里人又都惯着他,还没长大,有时候说话难听,他二叔都常揍他,要是对着你胡咧咧,别理他就行,也别往心里去。”
  大城市的小孩果然难相处,之前确实听说过北方人脾气爆……难道沈兆庭真的也会打人么?
  一个坏消息接着一个坏消息,初宜心里的忐忑更多,说:“我知道了,赵阿姨。”
  赵秘书清楚初宜家里的事,本来只是一点常人都有的同情,这会儿实打实见到人,心里多少也感觉到难受。
  私家车下了机场高速,直奔市区。
  进小区停好车,赵秘书带着初宜上楼。
  门铃响了几声,来开门的是个中年男人,给初宜的第一印象是高,对方穿着家居服,仍表现出健壮的身型,但跟沈兆庭是完全不一样的气质,更温和些。
  赵秘书也叫他“沈总”。
  他对着初宜一笑,道:“初宜?我是沈靖川叔叔,路上累了吧,快进来,饭刚好,吃完饭就去睡一……”
  “别进来!”男人的话没说完,从里头穿出一声怒吼,“不许进来!沈靖川,我告诉你,这个家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门口的三个人微愣片刻。
  把初宜交到沈靖川手里,管不了这家里的小官司,沈兆庭的秘书功成身退。
  沈靖川再招呼初宜进门,里头又是一声震天响的关门声。
  初宜不是害怕,单纯被吓出一个哆嗦。
  沈靖川无奈地朝里望了一眼,转回来对初宜道:“你别管他,来吃饭。”
  两人在餐桌边坐下,原本摆着三碗米饭,沈靖川收起一碗,拿公筷帮初宜夹菜,又盛汤给她。
  接下去的时间,沈靖川专心吃饭,初宜也埋头苦吃。
  等她放下筷子,沈靖川才轻咳一声。
  初宜赶忙坐好,知道他有话要说。
  “初宜,我跟你爸爸是好朋友,虽然你没见过我,可我见过你,你出生的时候,我跟你阿姨就去过一趟,后来你妈妈还传真过你满月的照片给我们。”
  “……以前你跟着阿婆怎么过,以后在叔叔这儿,也都一样。叔叔虽然是个男人,但养着那么个臭小子,照顾小孩还是有点经验的,吃穿不用你担心,你只要好好上学,慢慢长大。”
  来的路上,赵秘书跟初宜说了很多。
  大概的情况是,沈家兄弟三个,老大沈靖川,老二沈兆庭,老三沈令嘉。
  负责接手初宜的,是老大沈靖川。
  他的太太几年前因病去世,自那以后,就只剩下他跟沈思行父子俩。
  今年开始,他几乎不再去公司,都交给了老二沈兆庭,自己专心在家照顾儿子。
  沈靖川是硬朗的长相,但实际上很有耐心。
  沈兆庭的秘书说得很对,他对小孩很好。
  初宜感受到他极力在释放的温柔,但她初来乍到,投奔到陌生人家里,实似惊弓之鸟,也确实难被这温柔安抚到。
  此时只能正襟危坐,两手握拳放在大腿上,认真地保证:“叔叔,我会听话的。”

  沈靖川看出她的紧张,也不勉强,笑了笑,起身带初宜去看房间。
  “这间房以前一直空着,没人住,只有柜子是现成的,我叫人新买了张床。”
  “书架可能有点小了,时间紧没来得及,过阵子咱们再看合适的。”
  “不过好在有配套的卫生间,咱们家三个卧室都有,外头那个用来洗衣服。”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