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她怎么哄不好——三崇

时间:2022-12-03 00:21:36  作者:三崇
TAG:

   《她怎么哄不好》

  作者: 三崇
 
  简介:
  追妻火葬场
  1.初见梁络,男人肆意张扬,芸芸众生中,唯独对他情之所起。
  她有心,他也有意,她便成了他身边的娇娇儿。
  所有人都觉得她爱的不纯粹,是她高攀了,
  她只好一心一意迁就他,在两个人的关系里小心翼翼。
  只是后来,她累了,倦了,也把他扔了。
  2.人间理想梁络浪荡随性惯了,
  觉得女人不过哄哄就好了
  直到他那又甜又软的小女朋友
  顾乔乔说了分手后
  他的世界观就彻底坍塌了,
  这女人真难哄啊.....
  ——————
  知道她要联姻的那天
  是个深秋的夜晚,
  下着瓢泼的雨,刮着剜心的风,
  梁络站在顾乔乔家的大门口
  看着她从死对头的车上下来
  眼神浓郁欲言又止
  顾乔乔从他身边擦身而过,
  笑的甜甜的,仿佛没瞧见他
  梁络看着那背影,自嘲笑了笑,
  可怜兮兮的呢喃:“我生病了,发烧。”
  顾乔乔身影一顿,居然连头也没回。
  梁络狠了狠心,站到了天亮。
  3.刚分手,
  梁络借着醉酒,难为小助理。
  助理:“梁总,我该给谁打电话,您痛快的告诉我。”
  梁络迷离的笑,直到笑的助理福至心灵。
  周助理想拿梁络的手机,被他眼神烫的停在了半空,
  不得已拿了自己的手机,哭丧着脸,
  电话拨了出去,没一秒: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正在通话中...
  梁络酒也不醉了,眼看着最后的希望火苗被掐灭
  一向在顾乔乔面前说的上几句话的周助理,
  这是也被拉黑了。
  后来,论比惨,梁络自认没输过。
  他想让她心里眼里只有自己,像从前一样。
  甜美娇软小美人×肆意妄为狗男人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情有独钟 天作之合 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顾乔乔 ┃ 配角:梁络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前男友是挺可怜
  立意:独立自主,勇往直前
 
 
第1章 
  私人会所内。
  梁络刚从外地回来,还没进家,倒是应了周成然的约,打了几圈麻将。还有许凖和大哥梁辰作陪。
  “听说你出差这几天,那个小明星专门去堵你了?”许凖边摸牌边八卦。
  这些事梁络不怎么在意,天天预备着想和他怎么样的女人太多了,他扇骨似的手,骨节分明,在自己面前的牌面上一一点过,之后倏然凝固在某张牌前,推了出去。
  下家梁辰要去摸牌。
  “碰!那边摸牌的请放下,我碰了。”周成然碰了四饼,少了一对儿将,他咂咂牙花。不碰可惜,碰了也可惜。于是怪上了罪魁祸首。
  “怎么今天梁二爷打牌走神呢?甩出来两个碰了,在这么下去给人都碰胡了。”
  放出去两个碰的主儿闲散随意的窝在椅子里,手里拿着根烟,夹在修长的手指间,不以为意的笑了笑。
  “他可不得走神儿,一会儿周洋就给他把那小女朋友送来了。”许凖抬手给自己倒了杯茶,放在嘴边品了品,“你这花边新闻这么多,你那女朋友不跟你闹?”
  “女人还不是哄哄就好了,有什么可闹的。”
  “哦~还是梁二少爷御女有方。”周成然这一声贱贱的。在坐的都是从小玩到大的弟兄,彼此什么德行都再清楚不过。
  因而一个语调,就知道对方想哪去了。
  连一向鲜少参与他们这话题的梁辰,都罕见的从手中的牌里分了些注意力出来。
  梁络本尊倒是淡定的很,拿起打火机,将手中的烟点燃。
  正巧桌边放着的手机振了一下。
  他微信设置的显示内容,撇了眼消息,也没回的意思。
  顾乔乔:我快到了
  微信发出去有一会儿了,聊天框里,依旧安静,往上翻,她数句话中只夹着一个许久前梁络发来的消息:半个小时后,派司机去接你。
  没有告诉她去哪里,做什么......
  久不见回,她深呼吸几下,将视线转移。
  车里放着轻音乐,空调开得也极低,不过顾乔乔心里的狂热却丝毫不见少。
  为了分散注意力,她视线移向车窗外。
  流光溢彩倒影在她的眼眸中,同时还有一些纷纷扰扰的烦恼。
  这种情绪莫名且不安。
  她大概有半个月没见梁络了,他很忙,自己就耐心的等着他回来。
  交往一年多了,多数是这样的相处模式,和异地恋差不多,有时他会打个电话过来,她发的微信偶尔会回。这样看起来,梁络倒是像个还算合格的男朋友吧。
  车稳稳的行驶了大约半个小时,停在一栋高楼前。
  “顾小姐,到了,直接上七楼就行,梁总在。”
  顾乔乔回神,“辛苦啦,周助理。”
  “应该的。”
  顾乔乔推开门下车,热气瞬间扑在脸上,热的人心浮气躁,三十多度的气温若不是为了见梁络,她怎么也不会出来。
  可此刻不知是因为高温,还是因为许久不见的男朋友,她觉得浑身血液都迅速流向了心脏,导致那里砰砰狂跳起来。
  周洋看着耳镜里窈窕的身影,穿过巨大的玻璃门,越来越小,才开车离开。
  梁总这个小女朋友,可可爱爱的,往往人还没说话,笑先攀上嘴角,长相虽然偏甜,可身材却辣的狠。
  .
  电梯直达7楼,有服务员等在门口,引着顾乔乔往里走。地面上铺着厚重的地毯,暗色的灯柱下大理石墙壁无不彰显着主人的高调。
  走廊尽头是会所的棋牌室,木门被服务员推开,向顾乔乔做了个请的姿势。
  会所内格局简单,此刻屋里只有五个人,四个男人围坐在桌前摸牌,另外一个女人顾乔乔见过几次,叫宋薇,是许凖的助理。
  屋里的人听见门响,均将视线看了过来。
  唯独一人,没什么波动,懒懒的靠在椅子里,黑色衬衣松开了几粒扣子,尽显风流。
  听见她进来,梁络夹着烟的手抬起,冲她勾了勾。
  “过来。”
  这么一下,就重重勾到了她的心上。
  顾乔乔笑了起来,绕到梁络身后,搂着他亲了口,“哥哥赢了吗?”
  身边顿时被甜香包裹,肩膀处可感受到的柔软让梁络心猿意马,掐了烟把人从自己身上拉下来:“别捣乱,这不诚心让我输牌吗?”
  顾乔乔听话的自己坐到了梁络身边,安静的看着他手里的牌。已经成冲了,一二三四五万各一张,三张六万,两张九万,三张南风,只等自摸。虽然胡的张数多,机会却少,光自己的牌面里就占去了不少,别提外面海里的。
  许凖撩着眼皮,笑道:“甜哥哥蜜姐姐的,输我们点儿怎么了。”
  顾乔乔微笑不语。
  今天的牌玩的不简单,许凖和梁络白天正在抢的生意没个结果,晚上却要在牌桌上论个输赢。但梁络这人就是底气足,把这摸牌的机会随意就给了出去。
  梁络嗤笑:“呵,女人和天下,我都得要。明年晟辉的合同,也得要。”
  许凖凉凉的看着他:“你什么都要,唯独臭不要脸。”
  隔壁周成然没他俩那么针锋相对,悠然摸牌,又一白脸,气急败坏一扔:“妈的,第四个了,都能开杠了。”
  眼看桌上待摸的牌要见底。
  梁辰手里捏着张没用的,正在思量该打不该打。
  “大哥,你可不能和梁络那个臭不要脸的打伙牌啊。”周成然开梁家两兄弟的玩笑。
  梁络手里把玩着顾乔乔柔软的小手,笑着不接话。
  “我还不至于。”梁辰将手里伍万一扔。
  海里明显万字少,都对这号牌有些谨慎。
  周成然都跟着心肝一紧:“还说不打伙牌。”
  梁络是个不能激的狗脾气,看一桌上的人都盯着他,骨节分明的手指扫过面前的牌,全部推倒。
  “诶......”顾乔乔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二少爷牛的不行。”周成然看热闹不嫌事大。“可惜你这牌面赢得几率可不大了。”
  许凖嘴边挂着笑,一副十拿九稳的样子宣布:“这天下你能要还是不能要,咱们还得再论论。”
  众人怎么样,梁络都不甚在意,反而逗起了身边人。
  “你说说,下张牌是什么?”梁络眼神不藏攻掠的看着身边的女人,柔顺的长发垂着肩头,今天穿了件黑色真丝吊带裙,腰身掐的不堪一握,胸前形状饱满挺翘,半个月没见,似乎又不一样了些。
  对上那可纯可欲的长相,竟让他有些坐立难安。
  “嗯......下张牌是哥哥的心想事成。”顾乔乔贴近了些梁络的耳朵,说着别人都能听到的话。
  这一靠近,他身上冷调的香便侵了上来。
  “梁络你这是哪里得来的宝贝。”许凖虽然说着,语气却再揶揄不过。
  “你去摸。”梁络放权。手揽着她的细腰,捏了下。
  顾乔乔也不客气,雪白匀称的手臂从梁络眼前穿过,微抬身子,摸了下一张牌。素手捻过牌面,心中有数。
  “要真是心想事成,哥哥打算怎么奖励我?”
  梁络一只手还停留在她的腰线上,闻言睨着她一笑:“怎么奖励啊......”他一副正经考虑的模样反问她:“听你的。”
  顾乔乔看着他那一脸痞相,瞬间明白他在说什么,红晕悄悄爬到耳根,不再理他,把牌添在梁络面前。
  呦呵,
  三万。
  胡了。
  许凖看见那张三万的时候愣了下,把自己面前的九万和六万甩了出来,梁辰手里有对儿三万,能赢得就还两张牌。
  周成然叫嚣:“请客请客,二少请客。”
  今天晚上显然高兴,梁络不管什么都允了,嘱咐许凖只管让厨师准备好的。
  牌局散了,许凖带着几个人去看晚上吃什么,梁络没去。
  他将顾乔乔抱到自己腿上。
  “想我了吗?”男人声调像古钟,只是声音比平时低沉些,听着却像情人低语。
  顾乔乔窝在他的怀里,猫儿似的。
  “想......”只一个字。
  梁络的手停在她的天鹅颈后,慢慢摩挲着,忽的用力,扣着她,往下压,亲在她软糯的唇瓣上,开始时浅尝辄止,逗弄的心态居多,慢慢却不甘于清浅的亲吻,舌尖撬开她的贝齿,长驱直入,像是干旱许久的旅者,终于浸润了甘泉。
  舌尖缠着舌尖,她甜美的味道食髓知味。
  顾乔乔微微睁开了眼睛,看着面前男人刀刻般冷调的面孔,那颗心终于踏实下来。
  梁络不准备给她喘息的机会,压着人又近了一些,挤走两个人之间多余的空间,严丝合缝的贴合在一起。
  顾乔乔坐在他的腿上,搂着他脖子,长腿荡在扶手上,接受着他给予的一切亲密。
  梁络在两个人的关系里始终处于掌控的地位,除了见面的时间,还有亲密关系。
  顾乔乔快呼吸不畅的时候,梁络停了下来,两个人稍稍分开点距离,梁络看着顾乔乔眼窝中汪着的那潭水光,将目光移向了她的嘴唇,粉嫩嫩的。
  此时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唯独顾乔乔的心跳声格外。
  梁络此刻眼神浓情,勾着嘴角,昵着眼前怀里的小女人,两个人相处也有一年了,这么亲一下,还能羞成这样。
  安静的环境下突然听到门把手转动的声音。
  顾乔乔像受惊的小兔子,挣扎着想从梁络腿上跳下来。
  梁洛知道她虽然不吝惜表现对他的亲昵,但也脸皮薄,没胆大到肆无忌惮,故而没有为难她,笑着松开手,送到地上。
  门同时被推开,许凖的身影出现在门口。
  “走吧,二位。船上新送来的大闸蟹,个个肥美。”
  这个季节,还能吃到大闸蟹,大家都挺满足。
  饭桌上说着各种趣事。
  梁络和许凖两家公司虽然在抢明年的订单,但这不影响两个人的私交,不过千万的生意,落到梁家或者许家,都不会太过看重。
  因此这顿饭吃的很惬意。
  饭毕。
  梁络刚下飞机,又喝了酒,打了招呼牵着顾乔乔先走了。
  许凖手搭在宋薇椅子背上,嘴里叼着根牙签,抬抬下巴,示意梁络和那位。
  “这个谈的时间不短了吧。”
  梁辰转了下杯中的红酒,笑了笑,不置可否。
  周成然:“一年得多吧,辰哥家企业周年庆的时候认识的,这不今年的周年庆都过去几个月了,还没腻呢。”
  “这样的女人你都腻?听说还是大学生呢,如今没张开,一天一个新鲜感。”
  要说这个新鲜度,是个男人都知道,顾乔乔这样的女人,像红酒,越长越有味道。
  “什么家世摸过吗?你家老爷子不管?”许凖想到老梁总就替梁络捏了把汗,生怕他家炮仗开了口。
  梁辰干了杯中红酒,“他什么时候认真过?闹不到结婚那一步,没人管他。”
  况且就算家中总需要有个联姻的,有他这个哥哥呢,梁络那性子,恐怕压不住。
 
 
第2章 
  梁络上车,顾乔乔跟着坐到他的身边。
  刚刚还没事人似的,现在乍一松懈下来,才看出来是真喝了不少,他闭着眼睛,长腿肆意的放着,整个人透着股慵懒的味道。
  顾乔乔很乖,看他这样,一路没有说话。

  刚刚饭桌上闲聊才知道,他今天回来的。
  然后就把她接来了。
  这是不是意味着他也很想她?
  梁家的资产主要分布在沿海城市,国外也有涉猎,本部在东城这个城市,所以梁络总是忙忙碌碌的几个城市飞,最终还会回到家里的,等待总能有收获。
  周助理一上车就将后面的隔档放了下来,目前这个空间里,只有他们两个。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