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夏日回音——谢南居

时间:2022-12-03 00:21:30  作者:谢南居
TAG:

   《夏日回音》

  作者:谢南居
 
  简介:
  元夏得风水大师指点,在大学路附近开了家书咖。一为赚钱,二为猎艳。
  书咖地理位置极佳。
  左边毗邻浔大,右边紧挨浔城一中。
  一边是潮气蓬勃的大学生,一边是年轻旺盛的高中生。
  这么好的地段还愁找不到桃花?!
  绝,对,不,可,能!
  大师信誓旦旦地和她保证。
  然而新店开张三个月,生意火爆,偏偏人美心善的老板娘无人问津。
  整日望着门口,满腔拳拳情意无处可诉。
  直到几个月后的某一天,那日阳光恰好,江行舟携着款款清风推门进来。
  从门口到吧台几步路的时间里,
  元夏连他们以后孩子的名字都想好了。
  当即怒拍了一下大腿:
  大师果然没骗人!这哪里是朵桃花分明是朵上好的牡丹。
  这钱没白花!
  二
  江行舟和元夏挑明关系的那一天,小姑娘喝的烂醉,脸颊坨红,一双鹿眼湿漉漉的,拉着他,娇里娇气地问:
  “江行舟,和老师谈恋爱是什么感觉?”
  月色下,他抱着小姑娘,故意逗弄:
  “想知道啊?”
  对面的人迷迷糊糊眨了眨眼,点点头。
  于是,他俯身,薄唇动了动,嗓音低哑又性感:
  “那试试不就好了。”
  -
  因为喜欢的话,夏日会有回音。
  貌美如花书咖老板娘×温润如玉高中数学老师
  *短篇,大概十万字左右
 
  内容标签: 都市情缘 情有独钟 近水楼台 时代新风
  搜索关键字:主角:元夏,江行舟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炎炎夏日来杯柠檬茶
  立意:平凡生活,平凡爱
 
 
第1章 
  八月盛夏,天空洗的湛蓝,柏油路面被阳光晒得锃亮,中午的街道上空无一人,偶尔飞过几辆汽车卷起层层灰尘。
  今年夏天热得不像话,大学路上的店铺早早掀了玻璃门。
  元夏单手撑着脑袋靠在流理台上,店里的中央空调开到最低,凉风吹起她身后的发丝。
  她再一次叹了口气。
  一旁擦杯子的乔思远习以为常,“姐,今天店里生意挺好的呀。你看,都是学生,那边都坐满了。”
  元夏依旧维持那个动作,视线懒洋洋地扫向门口又收回来,语气难掩失望,“唉,你懂什么啊!”
  半年前,她拿着工作三年攒下来的钱打算自己创业开一家书咖,选址的时候还特意请了大师过来,在市中心足足考察了一个星期才定下来。
  五月初夏的时候,烈阳当照,蝉鸣不绝。
  大师一边擦着汗一边追上来,问:“元小姐,你到底要找什么样的?有没有具体要求?”
  元夏撑着遮阳伞歪头想了想,“嗯,也没什么要求。”
  大师稍稍松了口气。
  “就是能赚钱,人流量比较大,年轻人常去,最最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年轻的,优质的,男孩子会经常去的那些地方就可以了。”
  大师一口气差点没背过去。
  “...您这要求还不多啊...”
  “不多啊,能招到桃花就行了。”
  行!招桃花是吧!
  大师咬牙抹了把汗,“我知道一个地,绝对能招到桃花!”
  所以最后的最后,元夏的书咖定在了大学路,租金虽然贵了点但胜在地理位置绝佳,左右各挨着大学和高中。
  这么好的地段还怕找不到一个男人?!
  于是她二话没说就和房东付了定金,风风火火装修了三个月后,店面终于落成,元夏还给书咖取了个特文艺的名,叫漏尘。
  开业至今,如大师所说钱袋子鼓鼓囊囊,只是这桃花......
  不提也罢!
  元夏换了个方向继续撑着脑袋。
  正值暑假,现在店里大部分客人都是还在学校补课的高三学生,刚好趁着午休时间偷偷溜出来蹭空调。
  看着一个个汗津津的脑袋只顾埋头喝着冰饮,元夏摇了摇头。
  下午一点整,书咖里的人剩的寥寥无几。
  乔思远把操作台清理干净,和她打了声招呼,“姐,都收拾干净了。”
  “好——的——”
  元夏塌着肩,没精打采地趴在前台。
  店里音响播放着轻柔舒缓的音乐。
  乔思远坐在一旁继续看他的书,意有所指地念,“...我希望有个如你一般的人,如山间清爽的风,如古城温暖的光,从清晨到夜晚,从山野到书房——”
  他的声音戛然而止。
  元夏正打算转头询问时,挂在门口的铃铛发出清脆的响声,她下意识看过去。
  是个年轻的男人,个子很高,衬衫袖子挽起,鼻梁上架着眼镜,干净斯文,阳光透过树叶罅隙落到他身上。
  她半眯着眼睛,呼吸急促了一秒。
  江行舟走至柜台,礼貌地露出微笑,道了句:“你好。”
  像是喝了一口柠檬薄荷茶,清爽又凉涩。
  “你,你,你好。”
  元夏手忙脚乱地跳下高脚椅,理了理耳边鬓发,一边手指不停地揉搓着衣角,眼珠子快速转溜了一圈,“请问需要什么?”
  男人低头扫了一圈,抬头说:“一杯青提柠檬茶,谢谢。”
  “是在这里喝吗?”元夏在收银机上输入订单,不动声色地打量了他一眼。
  双眼皮,薄唇高鼻,右边侧鼻还有一颗细小的痣,皮肤很白,典型的帅哥长相。
  嘴角的笑容难以掩饰,心里不停地偷着乐。
  大师果然没骗她!
  “在这里喝,麻烦了。”
  “不麻烦。”她殷勤地笑着,“还需要其他的吗?”
  江行舟摇了摇头,“不用了。”
  “好的,一共十五,这边扫码。”
  他点头,掏出手机付款,白皙的手指包裹着黑色的手机壳,禁欲又性感。
  元夏看得想入非非。
  “好了。”
  她回过神,眼睛弯了弯,“你先找个座位等一会,书架上的书可以随便看,你点的单做好我会端过来的。”
  “不急。”江行舟找了个靠窗的位置坐下,顺势扫了一圈店内的环境。
  整体的色调以白灰为主,桌椅都是木质的,进门右侧是前台和后厨,大门正对位置有一堵书墙,每层架子上都做了书目分类。旧木的味道和咖啡的香气融合的相得益彰,整个店里处处充满着文艺的氛围。
  几分钟后,元夏端着托盘走过去,浅笑道:“你慢用。”
  “谢谢。”
  江行舟的位置斜对前台,元夏回来后,单手托着下巴,光明正大地欣赏帅哥颜值。
  “姐,哈喇子流下来了。”
  乔思远凑过来和她一起看,一本正经道:“这哥们长得是不错,不过和我比起来还是有点差距的。”
  元夏:“......”
  她白了人一眼,不说话继续看帅哥。
  对方似乎在等人,偶尔看一下腕表。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桌上的果茶还剩大半,他也没有起身要走的打算,依旧笔直端坐,极有耐心。
  “一般这种情况下,这男的要么是在等前女友要么是在等着挽回要和他分手的女朋友。”乔思远信誓旦旦地说道。
  这个点店里客人走得差不多,窗边角落里只有他一人静静坐着,不玩手机也不看书,目光一直注视着窗外。
  元夏不以为然:“是吗?”
  “看吧,接下来他一定会接到一个电话,然后对方会用各种理由搪塞自己来不了了。”
  像是为了佐证他说的,下一秒,江行舟果真接起了电话。
  脸色很差,眉头紧皱,没说几句,电话就被挂断了。显而易见,他要等的人今天是等不到了。
  满天的乌云黑沉沉压下来,狂风卷起树叶,刹那间,倾盆大雨,路上行人纷纷逃往四处躲雨。雨越下越大,噼里啪啦地打在玻璃窗上,仿佛在宣告它的来势汹汹。
  元夏突然想起,厨房里好像还剩了一块早上没卖掉的蛋糕,于是转身进入后厨,再出来时手上端着白瓷盘,上面摆了个精致的柠檬挞。
  想也没想,直接往角落的位置走。
  “店里活动,买果茶送蛋糕。”
  盘子与她的声音一同落下。
  闻言江行舟抬头看她,表情有些错愕。
  面前的女孩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年纪,长发编了个麻花辫斜斜挂在脸颊一侧,中分刘海下的眼睛大而灵动,五官明艳秀气,笑起来的时候浅浅露出两个酒窝。
  奶油散发着诱人的香气,他回过神来轻声道了句谢谢。
  外面雨势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豆大的雨点溅在玻璃窗上,四周事物显得越来越模糊。
  元夏没着急走,脸不红心不跳地扯着谎,“这是店里新品,味道怎么样?”
  江行舟以为她只是简单地做个客户调查,于是很配合地舀了一小块放入嘴里细细品尝。挞皮酥松,酸甜清香的柠檬酱配上浓郁的奶油,意外的口感不腻。
  他平常不太爱吃甜的,很难做出评价,浅尝辄止后言简意赅地说出自己的想法,“还不错。”
  元夏点头,“你带伞了吗?现在雨下得很大。”
  很稀松平常的一句话,在江行舟听来不过是一个陌生人偶然兴起的一句家常,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依然让他小小地感动了一下。
  对于常年独自生活的人而言,这句话简直比冬日里的一碗热汤还要温暖。
  闷热潮湿的午后,江行舟久违地收到了一个来自萍水相逢之人的一句无心的问候。
  他摇摇头,望着窗外,“或许等我吃完盘子里的甜品,雨就停了。”
  “或许吧。”元夏顺着他的视线往外看了看,接着转过身从后面的书墙里拿了本书递给他,“如果无聊的话,那就看会书吧。下雨天,文字最能治愈人了。”
  她的手腕白皙纤细,隐约能看到皮肤下的血管,银质手链松松垮垮地挂在腕间,手心握着一本绿色封面的书本,粉色的指甲饱满圆润。
  江行舟有一瞬间的失神。
  那边好像有人在叫她,她把书本放在桌上,笑着朝他点点头,一路小跑过去了。
  长裙漾起好看的弧度,连背影都徜着轻快,清瘦的身影在桌椅和人群里穿梭,带起阵阵凉风。
  这个夏天似乎也没有那么热。
  燥热的情绪得到安抚,江行舟收回视线,翻开绿色的书封,认真看起来。
  店里躲雨的客人越来越多,元夏忙的脚不沾地,余光却没有离开过窗边。
  这是个很特别的男人。
  他们素昧平生,可元夏却一眼就被他吸引,以至于要靠撒谎来进行一场拙劣的搭讪。
  乔思远在她面前打了个响指,悄声说:“夏姐,刚看你聊了那么久,不会看上那个男的了吧?”
  “不至于。”
  对方虽然颜值过关,她也的确很需要桃花,但还没有到一见钟情的地步。
  不过,可以试着继续发展。
  毕竟,谁也不会拒绝一个帅哥。
  -
  雨好像小了,太阳渐渐升起,天边挂着若隐若现的彩虹。
  江行舟看了眼腕表,起身把书归置原位,迈着步子缓缓走来。
  元夏停了手上的动作,抬头与他对视,“雨停了。”
  “嗯。”江行舟推了推滑落的眼镜,声音温和,“果茶很好喝,甜品也不错,书也很好看。”
  身后的天空被雨水洗礼得湛蓝清澈,犹如她的眼睛一样透亮,眸光里映着他的身影。
  “那,下次再见。”她说。
  江行舟微微一愣,唇角勾起,“好,下次再见。”
  作者有话说:
  下本预收《八音盒上的亚当斯密》,求收藏,么么哒!!
  文案:
  别人的二十七岁还在为三千块房租发愁的时候,宋矜然已经事业爱情两手抓,实现了财富自由。
  就在她以为自己要走上人生巅峰时,相恋七年的白月光男友突然提出了分手。
  更倒霉的是在她去找男友算账的路上因为一场意外,回到了七年前。
  二十岁的宋矜然一无所有,穷的只能去街头卖艺。
  然而凭借着多年爽文小说的经验,她一点都不慌。
  因为她有金手指啊!
  手握大女主爽文剧本,她照样可以事业爱情两手抓,再次走上开挂人生。
  只是这一次,她只要事业,不要爱情。
  南大音乐系才子徐蔚又冷又傲,顶着一张颠倒众生的脸,谁也瞧不上,却唯独看上了宋矜然。
  从学校食堂到课间教室,只要有宋矜然的地方就一定能看到徐大才子的身影。
  从此南大校园里多了一句笑言——
  前有周幽王博美人一笑
  后有钢琴才子甘愿为爱折腰
  可惜宋矜然眼里除了钱还是钱,男人都是浮云。
  某天,女生宿舍楼下,她看着面前俊朗的男生,挥挥手,不解风情地说:
  “同学,你挡着我赚钱了”
  徐蔚眉毛一挑,朝她笑笑,嚣张得不可一世:
  “同学,我就是你的提款机”
  资本家和艺术家之间的一场博弈
  爱钱如命的当代葛朗台??豪掷千金的唐明皇转世
 
 
第2章 
  浔城高中今年暑假要翻新,校内图书馆二手出售了一批旧书,元夏顺便也淘了一波准备放在店里新置的书架上。

  今天她就是去搬书的。
  学校就在书咖边上,所以她让乔思远留下看店了,自己拉着小推车和门口保安打了声招呼就进来了。
  高一高二还没开学,现在整个学校只有高三提早了半个月开始夏令营培训。
  早上九点,朗朗读书声伴着清风拂耳而过,穿过三号教学楼就是图书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