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锦鲤竟是我自己——容小京

时间:2022-12-02 00:34:45  作者:容小京
TAG:

   锦鲤竟是我自己

  作者:容小京
  文案:
  【黑历史,不建议购买观看】
  *
  刚拿到锦标赛金牌的竞技反曲选手南迟回国过节,最想的是火锅,其次是哥哥陆禾。
  结果火锅没吃到,末世先来了。
  丧尸横行,南迟背上复合弓和陆禾仓皇出逃。
  作为养大南迟的伟大男妈妈,逃亡路上,陆禾父爱爆棚,恨不得把她挂在裤腰带上,去哪都带着,就怕她出事。
  不过意外总是慢南迟一步——
  为了救人被丧尸啃了一口,还没来得及做完成为丧尸王的美梦,就已经恢复正常;
  年夜饭想吃麻辣兔头,出门打猎,弓还没拉满,一只兔子就撞死在树桩上;随意救了几个人,却一个比一个牛逼。
  时间久了,队友纷纷吃起了柠檬,看她的眼神都不一样了。
  后来。
  人形锦鲤南迟一把弓杀穿尸群,踩着满地的尸体,冲进了陆禾怀里。
  南迟细数自己的经历:说出来你可能不信但是我不小心被拐回基地又不小心加入了救援队还不小心随手就砍翻了尸群救了你们,不用羡慕,人与人注定是不一样的。
  众人:……
  #我明明什么都没做但就是幸运值满点了#
  #我曾经一个滑铲…#
  盲目乐观·话特多青梅×父爱如山·双标竹马
  内容标签:青梅竹马末世甜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南迟,陆禾┃配角:┃其它:
  一句话简介:末世开局一竹马,装备队友全靠捡
  立意:努力共创美好生活
 
 
第1章 
  傍晚五点,下起了淅沥的小雨。
  区派出所二楼。雨丝四溅,一个小警察起身关掉了大敞着通风的窗户,终于隔绝掉窗外呼啸的冷风。
  办公室里没有空调,南迟被冻得指节发白,坐在靠窗的长凳上微微发抖,皱眉看着对面长凳上不断抽搐的男人。
  办公室大门突然被推开,携裹着湿冷的风,一个穿警服的人带着个试图挣脱的男人进门,拷在一边。
  男人挣扎动作间,手铐磕在金属凳边缘,刺耳的声音回荡在狭小的办公室里,南迟不动声色戴上了耳机,杵着下巴看向窗外。
  “又来?”一旁的小警察抱怨道,“这都是第三起咬人事件了,要不要联系卫生部门……”
  “受害人送医院了吗?”
  “……”
  南迟调高了手机音量,暂时把喧嚷的声音隔绝在耳机外,窗外就是派出所的小院,她看着一个男人撑着伞走进了院子,径直进了楼。
  没多会儿,男人就推开了办公室的门,他穿着一身黑色的大衣,身材挺拔,往里走了两步,就显得狭小的办公室里逼仄了不少。
  他的目光在办公室里扫了一圈,随即停在南迟的身上。
  南迟穿着件米色的薄风衣,里面搭了件雾霾蓝的衬衫,裙子只到膝盖,露出一截白皙的小腿。
  她看到陆禾进门,仰着被冻得发白的脸,一双眼睛在白炽灯下呈现出漂亮的棕绿色,可怜兮兮地搓了搓手。
  “你是谁的家长?”有个小警察走过来问。
  陆禾没有答话,他朝南迟走过去,先是把自己的深灰色围巾取下来挂到南迟脑袋上,随即脱下大衣将女孩整个盖住,才缓缓道:“南迟。”
  小警察从杂乱的桌上拿出一张报告书,玩笑道:“来捞人啦?”
  “被打的人在哪?”陆禾没理会,只是问,“验伤报告做了吗?”
  一副公事公办的样子。
  “那哥们违规变道导致追尾,嘴里不干不净的,这小同学就动了手。其实不是什么大事,就一点擦伤,对方也不打算追责,这不,都已经走了。”
  警察将来龙去脉解释了一遍,“带回去好好教育一下就成。”
  “谢谢,麻烦了。”陆禾在报告书上签了字,看向正在裹围巾的南迟,无奈地叹了口气,上前拿起一旁的行李箱,领人离开。
  “哥哥。”两人并排走在伞下,南迟认错态度十分良好,“我知道错了,再怎么也不能动手。”
  没等陆禾接话,大门外又吵吵闹闹进来几人,一个男人捂着肩膀控诉道:“就是他!当街咬人,跟狗似的。”
  被指控那人在两个警察手里不住挣扎,还在试图咬人,嘴里含糊不清地低吼着。
  受伤的男人害怕得后退了两步,碰到了南迟,地上本来就湿滑,她脚下不稳,差点摔了个屁股墩。
  陆禾及时拉了一把,看着那几人进了二楼的办公室,淡淡道,“知道就好。”
  言语中倒没有想要教育的意思,也丝毫不担心南迟会吃瘪,她从小就跟着陆禾一起学习散打,一对一就没输过。
  走出派出所的小院,两人又走了一段才看到陆禾那辆低调的黑色越野,陆禾从兜里拿出车钥匙开锁,拉开副驾驶座的车门让南迟上车。
  陆禾打高了车里的空调温度,把车开出小巷,对南迟道:“回国怎么不叫我去接,打个车都能把自己送进派出所?”
  “这不是为了给你一个惊喜吗,陪你过圣诞节。”南迟坦荡又直白,一张白皙的脸埋在宽大的围巾里,露出依旧通红的鼻尖和漂亮的眼睛。
  “我不过圣诞节。”陆禾漫不经心地陈述。
  “那就当陪我过嘛。”
  陆禾踩下刹车,缓缓停车,正是下班高峰期,他们正前方是一眼望不到头的车流,喇叭声连成一片,他右手食指轻轻点了点方向盘。
  雨越下越大,模糊了街边的霓虹灯。
  等待的间隙,南迟注意到有一架军|方式样涂装的直升机穿过雨幕飞向远处,路边的人群也纷纷朝车流后方看去。
  陆禾在后视镜里看着直升机消失在远处,敏锐地感到异常。
  车流终于重新开始流动,陆禾发动车子,缓缓往前开,随手打开了车载广播。
  “平江路段发生车祸,造成大面积拥堵,建议绕行……”
  街边的景色一点点变得熟悉起来,南迟打起精神趴在窗户边往外看去,这一条路正是她和陆禾小时候上下学都要路过的美食一条街。
  看见一块霓虹招牌,南迟戳了戳窗户,“好想吃火锅。”
  是一家重庆火锅店,生意很好,门外供给排队等待的座椅上已经坐满了人,热闹的气氛透过车窗传进来。
  车流再次停滞,陆禾朝外看了一眼,窗户上映出南迟期待的眼神,他迟疑了片刻,目光又移到她裸露在外的小腿。
  “改天吧。”陆禾收回目光,“今天我来做晚饭,想吃什么?”
  车子再次启动,南迟应了一声,就开始报菜名。
  陆禾不禁笑了下,在下一个路口右拐,离开了拥堵的大路。
  两人都没注意到车流后方愈演愈烈的骚动,不多时,又有两架直升机飞过,南迟奇怪道:“怎么这么多直升机?”
  开了两分钟,前方再次被车流堵住,陆禾只好缓缓停下了车,一时间整条路段都是不间断的喇叭声。
  冬天的夜晚来的很早,路灯陆续亮了起来,所有人都赶着回家。
  在吵闹的喇叭声中,南迟听到了混在其中的尖叫声,她从后视镜里往后方看去,不少人三五成群,正拼命跑走。
  “砰”的一声,后方的车子突然失控撞上陆禾的车,南迟虽然绑着安全带,但右手还是在惯性下磕到了车窗,不知道碰到了什么,手背上被划开了一道口子。
  因为不严重,南迟没有放在心上。
  陆禾注意到后方的私家车驾驶员状态不对,就将车子熄火,下车去敲了敲那人的车窗:“你还好吗?”
  驾驶座上坐着的男人不住抽搐着,眼白外露,整个人陷进安全气囊里,却在看到陆禾的一瞬间暴起,用头猛撞车窗,大张着嘴,好像要将窗外的人吞吃入腹。
  陆禾后退一步,拿出手机开始拨急救电话,他身材高挑,借着亮起来的路灯,看到了远处逃窜的人群和行动诡异四处攻击的人。
  而急救电话处于忙碌状态,没有接通。
  “哥!”南迟突然摇下窗户大声提醒,“小心后面——”
  一个人姿态诡异地冲出路边的花坛,扑向陆禾,陆禾马上侧身躲过,那人一头撞向另一辆车的副驾驶车窗,发出一声闷响。
  里面的女人尖叫起来,似乎吸引了那人的注意,他开始用头猛撞车窗,很快,车窗上就溅开一片血渍,但他好像感觉不到痛,撞击得愈发激烈。
  堵在路上的车里陆续有人好奇地下车张望,陆禾将那人双手反缴按到一边,大声提醒道:“离开这里!不要待在路上。”
  南迟的注意力一直在陆禾身上,刚解开安全带想要下车,一转头正好撞上一双布满血丝的眼睛,血腥味直冲脑门。
  抑制不住的一声尖叫。
  说时迟那时快!南迟猛地按下座椅调节键,整个人瞬间仰倒,堪堪躲过那人大张的嘴,随即滚到了后座。
  那人从敞开的车窗处挤着要进来,他整个肩膀已经血肉模糊,左颊上的肉不翼而飞,露出可怖的牙床,发出野兽般的低吼声。
  陆禾推开手里挣扎的人,马上拉开后座车门,一把将南迟拽了出来,两人跨过路边的花坛,融入进了逃窜的人群中。
  这段路岔口很多,在经过三个路口后,人群已经没了大半,陆禾辨认了下周围的建筑,两人在第四个路口右拐,有一对母子也跟着两人一同拐进这条小路。
  这条路路灯昏暗,大致看过去,没看到其他人,也没有车。
  四人又跑了一段,看见了一个亮着灯的便利店,有几个人正在把门,看到有人来,忙招手道:“快过来!”
  那对母子跑得气喘吁吁,看到有地方可以躲藏,就松了口气,步子也慢了下来。
  而南迟和陆禾已经先一步跑进了便利店。
  差着几步的距离,几乎所有人都放心下来。一个人却从阴影处猛扑过来,抓住了落后几步的小男孩。
  母亲连忙转头去拉自己的孩子,僵持间,路口已经出现了怪异的身影,他们叫嚣着冲了过来。
  守在门口的中年男人没有一秒钟的犹豫就想要关上门,察觉到他的念头,陆禾先一步抵住了门,淡淡道:“还有人没有进来。”
  南迟左右张望过,从角落里拿出拖把,冲上前将那个怪人推开,然后把拖布塞进了他嘴里,抬脚把他踹了出去。
  母子二人这才挣脱,连滚带爬的进了便利店。
  陆禾马上锁上门,招呼店员把卷帘门拉下来,下一秒,撞门声响起,不算坚固的玻璃门发出令人牙酸的“咯吱”声。
  不过好在还有一层卷帘门在,众人或多或少都放心下来。
  足足过了十五分钟,门外才逐渐没了动静。
  便利店里非常暖和,南迟觉得脖子上的围巾被雨淋湿黏糊糊得难受,就摘下了围巾。
  围巾下是一张混血儿的脸,收获了便利店众人或好奇或探询的目光。
  虽然这些目光都没有恶意,但南迟还是下意识朝陆禾身边靠了靠,就像刚到陆家那天,本能地想要依靠陆禾。
  南迟的母亲和陆禾的母亲是一起长大的闺蜜。
  南迟的母亲南琴是一名研究人员,长期供职于美利坚某个医药公司,生下南迟后也没多少时间陪伴。
  六岁那年,陆禾的母亲林雪晴从南琴身边接来了南迟,她从此就在江城扎下了根。
  这个便利店不算大,店里却挤了十余人,众人只能挤在一起休息,几个女孩子坐在一起小声地哭泣。
  没有人再说话。
  南迟终于得空拿出手机,发现了数个来自南琴的电话,她回拨给了南琴,那边却已经是关机状态。
  因为不知道现在的状况到底蔓延到了哪里,南迟只能在三人闺蜜群里问:你们都在哪?安全吗?
  等待了两分钟,手机震了一下,李言蹊率先回复道:我跟导师在市郊的研究所,发生什么事了吗?
  把今天的情况复述了一遍,南迟提醒道:尽量不要回市区。
  李言蹊:梦白还在学校。
  看见这条消息,南迟马上拨了个电话给方梦白,心里忐忑不已,而方梦白的电话无人接听…
  陆禾沉默片刻,小声道:“我们先回家,取到车再说。”
  他们的家就在附近,车程不过十分钟。
 
 
第2章 
  南迟收起了手机,突然觉得右手手背有点发痒,就撩起袖子轻轻抓了抓,随即起身想要找酒精来消毒。
  众人或坐或躺,便利店里十分狭窄,纵使十分小心,南迟还是踢到了那个母亲的脚背,说了声抱歉,继续寻找酒精。
  而那个母亲却突然往后缩了缩,显然是受到了不小的惊吓,她颤抖着提高了声音:“你受伤了?!”
  这一声让所有人都朝南迟看过来,那个母亲依旧在重复南迟受伤的事实,末了歇斯底里道:“你会变成那种人!你会杀了我们的!”
  不等南迟说话,方才想要抛弃母子二人关门的中年男人就上前抓起南迟的手。
  所有人就在这一瞬间,看清楚了南迟手背上泛红的伤口,他们害怕地聚在另一边,和她对峙。
  “滚出去!”
  不知道是谁突然爆发,尖叫着让南迟离开,继而所有人都开始咒骂南迟。
  南迟:“……”
  南迟看向那个母亲,原本想要解释的话在她恐惧害怕的目光下咽了下去,最后只是无奈地重新用袖子盖住了伤口,退后一步,站到陆禾背后。
  生死面前,这就是人性常态。
  “我们会离开。”陆禾沉声说着,抬手护住身后的南迟,转头问那个营业员,“有没有后门?”
  营业员点点头,指了指便利店后方,拿出一把钥匙扔给陆禾,颤声道:“你打开了门把钥匙放在地上就走吧。”
  重新给南迟围上围巾,陆禾拉着她从后门离开了便利店。
  关上门后一秒,里面的人马上就将门反锁了起来。

  后门通向一个小区内部,此时小区里安安静静,雨已经停了,还有不少人家亮着灯,两人仿佛一瞬间从地狱穿越回现实,都产生了几分不真实感。
  “走吧。”
  两人在小区里绕了一圈,遇到了几个正在啃食尸体的“人”,好在陆禾警惕,都小心翼翼地避开了。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