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现代都市

七零夫妻养娃日常——流烟萝

时间:2022-09-12 09:13:07  作者:流烟萝
TAG:

   七零夫妻养娃日常

  作者: 流烟萝
  文案:
  林薇和宗绍是包办婚姻,结婚四年一直分居,以至于孩子生了俩,夫妻间却不比普通朋友更亲密。
  林薇以为自己和宗绍会当一辈子的塑料夫妻,直到随军途中她做了个梦,才知道原来她的丈夫是年代文里女主求而不得的白月光,
  而她,则是白月光的白月光。
  小说里他们指腹为婚,夫妻恩爱,在她早逝后,他终生都在怀念她,再未娶妻。
  梦醒后,林薇若有所思地看着眼前面无表情的男人,想:
  原来他这么爱我,那我也稍微爱他一点好了。
  *先婚后爱,海岛养娃,家长里短日常文,架空请勿考据。
  内容标签: 时代奇缘 甜文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林薇,宗绍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先婚后爱,海岛养娃
  立意:夫妻一心,其利断金
  VIP作品简评
  林薇和宗绍是包办婚姻,结婚四年一直分居,以至于孩子生了俩,夫妻间却不比普通朋友更亲密。直到随军途中过了个梦,她才知道自己是年代文没出场就去世的配角,而她以为和自己只是塑料夫妻的丈夫,为了她终生未再娶。觉醒以后,林薇更加珍惜生命,努力躲过生死劫,也在点点滴滴的相处中和丈夫从塑料夫妻,成为了亲密爱人。
  本文通过男女主人公林薇和宗绍一家的日常,展现了七十年代的南方海岛的生活,故事整体轻松明快,温馨有趣,值得一读。  ​
 
 
第1章 白月光
  在坐上从羊城到崖州岛的补给舰前,林薇从没想过自己会晕船。
  她家就住在江边,小时候没少跟她妈坐船去江对岸玩,初时她妈上船前还会买片晕船药备着,但从来没用上,后来就不买了。
  而且来时他们也坐过半天渡轮,从石城到省城,走江路更快些。当时她也半点事没有,下船后还能抱得起孩子。
  谁想早上船开起来没多久,林薇就开始吐,中晚饭都没怎么吃,这会蔫里吧唧躺在床上,手脚都是软的。
  想到明天下午才能上岸,林薇忍不住叹了口气。
  “还在难受?”拿着两个饭盒从外面进来的宗绍问。
  林薇摇头:“还好,你去哪了?”
  宗绍走到林薇躺的架子床旁,打开铝制饭盒的盖子说:“我看你晚饭没怎么吃,就找炊事班借锅煮了点粥。”
  他们搭乘的是军用补给舰,部队军纪严明,除非有特殊情况,三餐外不供应吃食,自己开小灶弄吃的也不行。
  但林薇只是随军家属,又是头一回出海,晕船厉害,宗绍借锅给她煮吃的不算差别待遇。
  林薇的确饿了,吐了一天现在呕出来的都是酸水,肚子里半点东西没有。但她又没什么胃口,抬眼看过去的动作懒懒的。
  宗绍知道她难受,打开盖子后将饭盒拿到她跟前,给她看里面盛的粥和腌黄瓜条,希望能调动她的胃口。
  粥是普通的白粥,并不浓稠,但也不算清汤寡水。腌黄瓜条则绿中带点黄,其中还点缀着少许红色辣椒。
  “哪来的腌黄瓜条?”
  岭南地区的人口味普遍清淡,补给舰上供应的食物也循了当地口味,中晚两顿饭,她丁点辣椒都没看到。
  “也是从炊事班拿的,一般是早上拌粥吃。”宗绍见林薇意动,边说边从旁边桌子里拿出个勺子,跟饭盒一起递给她。
  林薇没矫情,伸手接过饭盒和勺子吃起来。
  粥煮好后晾了会,这会喝着温度刚刚好,很软烂。黄瓜条则如林薇想象中那样酸辣脆爽,就俩字,下粥。
  她喝粥的时候,宗绍转身去看另一张床上躺着的兄弟俩。
  别看兄弟俩年纪不大,这趟出门还是头一回坐船,他们可比当妈的要争气,给他们准备的晕船药一片没用上,全进了林薇的肚子里。
  而且因为船上都是解放军叔叔,兄弟俩上船后一直处于兴奋状态,晚上吃过饭就困了,完全不用人管,特别省事。
  给兄弟俩掖好被子,宗绍又坐回林薇床边,但没开口说话的意思。
  他俩是七零年初结的婚,到现在已经过去四年零三个月,时间不短,又有了两个孩子,按理来说他们应该感情深厚,但实际上他们真不熟。
  他们是包办婚姻,结婚前两人只见过两次,第一次是相亲,第二次就是定亲。
  婚后也没能相处多久,四年间他总共回了石城两次,一次是她生兄弟俩,一次是他母亲去世。而这两次加起来,他满打满算也没在家待够一个月。
  这也是林薇来随军的原因,虽然她对爱情没什么期待,不介意和宗绍相敬如宾过一辈子,但相敬如宾和陌生人还是有区别的。
  相敬如宾的夫妻大多能过得不错,但陌生人的婚姻却难长久。
  只是林薇没想到,哪怕熟悉起来,她和宗绍的婚姻也难长久,因为生离之外,还有死别。
  三天前,在省城开往羊城的火车上,林薇做了一个梦。
  也是通过那个梦,她才知道自己竟然生活在一本年代文里。
  但她既不是女主,也不是女配,甚至她在小说里连个正式出场都没有。不过她也不算无名,因为她的丈夫宗绍是女主求而不得的白月光,而她——
  则是白月光的白月光。
  她和宗绍指腹为婚,夫妻恩爱,而在她早逝后,他终生都在怀念她,再未娶妻。
  以上,是原著中关于林薇的介绍。
  刚从梦里醒来那会,林薇每每想到这段话都很想哭,倒不是因为感动,而是被吓的。任谁一觉醒来得知自己只有一年可活,心情都不会太美妙。
  但三天过去,她已经冷静了下来。
  一来这梦虽然看起来很真实,但实际上真假未知,反正林薇觉得小说里关于她的形容前半段内容有误,接下来一年她和宗绍能有多相爱她不知道,至少结婚到现在这四年里,她没觉得他们夫妻有多恩爱。
  二来如果梦是真的,她真的命不久矣,林薇觉得既然老天爷让她窥得天机,那以后她未必找不到逆天改命活下去的机会。
  三来高高兴兴是一天,惊惧难过也是一天,如果必须死,她也希望自己留给孩子们最后的回忆是快乐的。
  只是理智上这么觉得,感情上林薇却很难高兴得起来。
  见她吃着吃着又开始叹气,宗绍开口说:“船上食物有限,等明天下船就好了。”
  林薇回过神来,知道宗绍是误会了,摇头说:“我不是为这个叹气。”
  “那是为什么?”
  虽然林薇很想找人商量自己为什么会做那个梦,但想想又不知道从何说起,主要是这事太离奇,她为这长吁短叹显得太傻。
  于是她咽下嘴里的粥后说:“没什么,就是船上待久了有点难受,我们明天几点钟到?”
  “估计下午两三点。”
  “从码头到我们住的地方有多远?”
  “走路十来分钟,”宗绍想起林薇走路的速度,停顿片刻说,“带着明明他们可能要慢点,估计要半个多小时。”
  想起自家儿子那小短腿,林薇点头:“那是不远。”
  显然,林薇并没舊shígG獨伽有领悟到宗绍的婉转,倒不是她不自觉,而是她从没觉得自己走路慢。虽然她走路没宗绍那么快,但毕竟身高差在这里,她上班那会跟同事一起去玩,她都是走得最快的。
  林薇吃了两口粥,又问:“那咱们家是什么样的?院子里能看到海吗?”
  宗绍先是点头,又说:“就是普通的砖瓦房,有两层,楼上有两间屋,楼下是客厅和浴室,厨房厕所都在外面。唔,厨房顶上是晒台,我回来前拉了两根绳子,可以晾衣服。”
  林薇心想这房子可一点都不普通。
  她家是农村的,房子不算小,但也没单独的厨房,只在外面搭了口灶,厕所就更不用说了,公厕,得去外面上。
  跟宗绍结婚后她就搬去了婆婆那里,住得倒是宽松点,但厕所还是共用的,更别说单独的浴室,想都不要想。
  因此,光听宗绍的描述,林薇就觉得这房子不错,心里忍不住生出几分期待。
  但紧接着她又想起宗绍说过,厨房和厕所都是加盖的,便笑着说:“你盖房子花了不少心思吧?”
  三林基地建制于五十年代初,早期人少,来随军的家属也不多。
  如今二十年过去,不止舰队士兵人数翻了倍,够级别随军的军官家属也翻了好几倍,这也导致家属区一再扩建。
  目前家属区的房子基本分为三种,一种是五十年代初建的老房子,这批房子基本在家属区后面,出入不太方便,但临海,而且是独栋,有院子。
  一种是五十年代末批量盖起来的排屋,两到四户共一个院子,但规划好,屋里有厨房院里厕所,而且出入家属区比较方便。
  最后一种也是五十年代末批量盖起来的,但也是独栋,屋子大且有院子,大多还靠海,风景好,但这房子是给领导,入住有级别要求。
  因此,像宗绍这样刚够随军级别的,可供选择的房子其实就前两种。
  而前两种房子中,排屋更受欢迎,毕竟房子新一些,住着更舒服,所以宗绍申请房屋的时候,排屋已经住满了,他能选的只有老房子。
  当然,对住老房子的军官,部队也不是一点补偿都没有,在房子下来后他们会得到一笔补贴,用作房屋修缮。
  毕竟房屋年尘久了,前任屋主爱护还好,要碰上不那么爱惜的,房子能不能住还是问题。
  不过住进老房子的军官要么想着以后工作可能会有调动,要么打算等排屋空出来搬进去,大多数人都不想花太多钱去修缮房子。因此他们顶多将主屋刷白,窗户破了的修一下,反正囫囵能住就行。
  但宗绍觉得既然要住,那就弄好点,这样家里人住着也更舒坦,就把里外都刷了一遍,原本的厨房改成了浴室,然后在院里加盖了厨房和厕所。
  也因为如此,宗绍打好随军申请后,晚了两个月才回去接林薇。
  不过宗绍不是那种做点事就要宣扬得人尽皆知的性格,只语气平淡道:“还好。”
  林薇哦了声,又随口问:“那你盖这房子花了多少钱?我下船后记下账。”这是要紧事。
  她刚跟宗绍结婚那会,他就已经是副连长,海军出海又有补贴,每个月七七八八加起来能有六十多。这四年里他从副连升到副营,工资也从六十多涨到了一百左右。
  他在部队没什么开销,工资大头都寄了回去,剩下的没用完就攒了起来,算是私房钱,这是夫妻俩默认的。
  虽然林母严格禁止林父藏私房钱的时候,林薇无条件站母亲,但结婚后林薇觉得这事得特殊情况特殊对待。
  宗绍这人别的方面不说,人品还是很靠得住的,不是那种大手大脚的人,所以她在私房钱方面管得很松。
  ……她才不会承认自己管得松有宗绍工资高,再加上夫妻两地分居,导致他工资对她不算透明,她怕管太严把人逼急了导致鸡飞蛋打等多方面原因。
  而事实证明,宗绍这人的确靠得住,攒了私房钱也没乱花,这次盖房子的钱除了部队补贴部分,剩下的都是从宗绍私房钱里出的。
  不过钱虽然没从林薇这里出,但记到账里还是很有必要的,她心里也能有个数。
  宗绍没打算瞒着,说了个数。
  林薇愣住:“总共?”
  宗绍:“刨开补贴之后的支出。”
  林薇:“……”
  她妈是对的,男人就不应该有私房钱!:)
  作者有话说:
  因为新婚写得不太顺手,所以调整了时间线,导致开文推迟,为表歉意,开文前十天有红包掉落~
  另外更新时间暂定每天中午十二点。
  最后例行求下收藏,拜托拜托~
 
 
第2章 第二天
  白天昏昏沉沉,到晚上林薇反而睡不着了,闭着眼睛听着海浪声,直至凌晨才渐渐睡去。
  也不知道睡了多久,反正林薇脑袋还昏沉着,就被人给挠醒了,眼睛一睁开,就看到明明伸着两根手指头往她鼻尖上顶。
  林薇头往旁边一转,问:“你们俩干嘛?”
  见妈妈醒了,明明心虚地收回手说:“爸爸说要开饭了,妈妈你好懒哦,怎么叫都叫不醒。”
  林薇从床上坐起来问:“所以你要给妈妈做猪鼻子?”
  小家伙嘿嘿两声,装傻。
  林薇心里好笑,伸手揉了把他的头发。
  只是现在是夏天,明明又是个好动的,蹦蹦跳跳很容易出汗。再加上船上洗头洗澡没那么方便,小家伙昨晚就没洗头,头发摸着不但不顺滑,还有些黏腻。
  林薇倒没嫌弃儿子,只是想到家后得先来个全家大清洗。
  正想着,宗绍领着瑞瑞打饭回来了,见她坐在床上,问:“什么时候醒的?”
  “刚醒。”林薇说着就打了个哈欠,惊讶问,“你们俩一起出去的?”
  宗绍上一次回石城是两年前,兄弟俩刚满一岁,还不怎么认人。虽然林薇时常会给他们看照片,但照片哪比得上真人,他这次刚回到家的时候,兄弟俩都不怎么愿意跟他亲近。
  明明稍微强点,他打小就自来熟,虽然刚开始有点怵宗绍,但几天火车坐下来,心里已经开始崇拜起这个爸爸。
  瑞瑞则比较慢热,也不爱说话,到上船时还是更愿意跟着妈妈。
  本来他晚上也是要跟林薇睡的,但宗绍考虑到林薇身体不舒服就没答应,为此小家伙还闹了点脾气,晚上非要睡最里面,表示他才不要跟爸爸贴着睡。
  想到小儿子这脾气,宗绍也有些无奈,说:“他看你这几天胃口不好,所以特意跟我一起去给你打饭。”
  林薇早就看到了瑞瑞手里拿着的饭盒,但没想到是专门给她打的早饭,惊喜问:“瑞瑞你给妈妈打饭了?”
  瑞瑞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说:“我想让妈妈多吃点,早点好起来。”
  明明一听也连忙说:“我也想让妈妈早点好起来。”
  林薇知道自己这几天情绪不太好,这其中固然有晕船的原因,但更多的还是因为那个梦带来的担忧。这些情绪,她以为自己隐藏得很好,却不想两个孩子都看出来了。

  她忍住眼眶微热,伸手捏了捏兄弟俩的脸颊,笑着说:“妈妈会好起来的。”
  母子说话的时候,宗绍将饭盒放到林薇床边的桌子上,打开盖子。早饭也是粥,配了几样咸菜,其中就有林薇昨晚吃的腌黄瓜条。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