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G同人

[综漫同人]作为哒宰妹妹的我和魔人He了——黑兔兔秃秃

时间:2022-12-03 00:20:00  作者:黑兔兔秃秃
TAG:

   作为哒宰妹妹的我和魔人He了

  作者:黑兔兔秃秃
  文案:
  我叫津岛修莉,目前是个异能者+半个不死者。
  13岁那年,我向自家亲爱的兄长学习,背上我的小行囊离家出走(划掉)勇闯天涯。
  在喝下大万能药(半成品)后,我加入了马蒂勒大家庭,从此在菲勒的教导下,开启我平平无奇的打怪升级之旅。
  无论是在北美反复去世,
  还是在意大利给小婴儿泡咖啡买尿不湿,
  亦或是在横滨看星星看月亮看日出,
  都只不过是我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对吧费佳,生活真是丰富而精彩啊。
  在这里我要介绍一下我的男朋友费佳,全名费奥多尔巴拉巴拉咕叽咕叽斯基,是个风趣幽默的忧郁系美男子。
  虽然他唯一拿的出手的就是一张脸,以及他的搞事精神。
  但这并不妨碍我喜欢他这个既定的事实。
  ----------------------------------
  小剧场:
  初见,
  费奥多尔:我觉得你长得有点眼熟。
  津岛修莉:是因为我长得像你的心上人嘛?
  费奥多尔微笑jpg.
  ——————————
  太宰:死屋之鼠的首领又来横滨干什么?
  费奥多尔(微笑):来陪修莉看望兄长大人。
  津岛修莉(心虚):。。那个,我可以解释,
  太宰:?!!我不听我不听,狗贼拿命来!!!
  ——————————
  38章往后男主出场频繁,有感情戏,不过也不算多。
  【看文须知】:
 
 
正文第一人称!
  还是看一看作话,不然有的地方可能不清楚。
  日常流,偏向于多方面救赎文。
  时间线乱炖,私设很多,不要纠结细节。
  he
  重度ooc预警。
  高兴就好,加油!
  文案2022.1.28留
  内容标签: 综漫 家教 少年漫 文野
  搜索关键字:主角:津岛修莉,魔人 ┃ 配角:绷带精,小野狗,水产友人,马蒂勒家族等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你是我的潘多拉
  立意:相信明天会更好
 
 
第1章 
  我的名字是津岛修莉,虽然与我最初的名字津岛修栗只差了一个字,但显然,我还是更喜欢前者。
  因为,
  如果说修栗是一只断翼的金丝雀,无法逃离圈养的牢笼,那么修莉就是展翅的夜莺,是自由的。
  当然啦除此之外我还有一些别的马甲,比如莉莉丝,Lili酱之类的,我就不一一介绍了,得保密,不然没法混了。
  13岁那年,我效仿了我那亲爱的兄长的足迹,勇敢地逃离了家族。
  说是逃离,其实只是拍拍屁股走人罢了。
  因为,我已经在外面找到新的家人啦,啊,为什么说得像是我在外面有狗了一样,go me,go me。
  走之前我还特意放了一把火,将那所谓的百年基业烧了个精光。
  听着平时将自己打理的人模人样的父亲歇斯底里的哭喊声,我真的觉得讽刺又好笑欸。
  呵,我的父亲,津岛一族的现任掌权者,看似是个兢兢业业愿意为了家族奉献一切的领导者,实际上是个彻头彻底的混蛋。
  在他那被腐朽与封建生根了的脑子里,女人永远不过是附属品,可随意丢弃,随意买卖,哪怕是自己的子女也不例外。
  我最初认知到自己的家庭与别人不同,是在我刚上小学那年。
  由于幼教期间是在家中完成的,所以我并没有正统的上过幼稚园。
  于是当我正式成为小学生背上书包,前往学校的那一刻我是兴奋的。
  那时的我并未意识到人世间的偏差,我以为每个家庭的相处方式大抵与我都差不多,直到放学的时候,我看见很多父母亲自来接自己的孩子回家。
  结束了第一天课程的孩子们叽叽喳喳地向父母诉说着自己的见闻,告知他们自己的喜怒哀乐,然后睁着亮晶晶的大眼睛迎接长辈的亲昵与拥抱。
  那是我第一次知道,原来家人之间的相处可以这般自然,这般温馨。
  而不是持着繁琐的礼节,坐在冷冰冰的和室中,听着一成不变的教诲。
  在我的印象里,我的父亲与母亲从未如此拥抱过我,甚至连亲昵的话语我都很少听到。
  母亲口中我最常听到的话就是“注意你的仪态。”
  而父亲只会说:“别挡道。”
  很久以后我才明白,津岛一族没有亲情可言。
  我的父亲虽然是津岛家众所周知的掌权人,但实际上他在家族内部的话语权比重并不算大。
  毕竟我的几个叔叔能力也不算弱,他们一直对最上首的位置虎视眈眈。
  而父亲他之所以能坐上家主之位,只不过因为他是爷爷的嫡长子,以及用了一些见不得光的,肮脏手段罢了。
  父亲在人前极度谦逊,总是言笑晏晏,温和有礼的待人方式,不仅让他赢得了“君子”之称,也让我那些堂叔们不好在明面上下手。
  但逐渐长大,已经能看清一切的我明白,他不过是个虚伪的小人罢了。
  在外面受了气的父亲从不会在那些人面前表现出自己阴险的内里,只会来到母亲的和室,令下人退去,然后关上房门。
  随后,不知什么东西被打翻的声音,带着掌风的巴掌声,窸窸窣窣的衣服摩擦声,以及母亲压抑又痛苦的哭声。
  便会整夜整夜的在我耳边回荡。
  只有我和我的胆小鬼兄长知道这一切。
  我的兄长津岛修治,年长我两岁。
  我们长得很像,黑发鸢眼,同样继承了母亲柔和的眉眼。
  他总是默默地坐在角落,眼神空洞地望着窗外的扶柳,不知道在想些什么,也从未表现出过害怕的情绪。
  但我就是知道他在害怕,怕得很呢。
  或许这可能就是兄妹间的心有灵犀吧。
  不过我没资格说我的兄长,因为我也是个胆小鬼。
  我与兄长的交流并不多,在津岛家,男女七岁不同席,我们平日里连见面的次数都很少。
  我更是从未亲昵地称呼过他为欧尼酱,因为那太亲密了,不合礼数。
  说到底,我们之间或许只是流着相同血脉的、 熟悉的陌生人罢了。
  本来我们在过道中见到对方的时候,还会象征性地打个招呼。
  可不知道从哪一天开始,他的右眼缠上了绷带,从此他就变了。
  最先是眼神的变化,本就空洞的鸢色眼眸变得更加死气沉沉。
  然后是行为举止。
  原本还会对父亲做出讨好样子的兄长,现在连伪装都懒得伪装,只剩下满脸麻木。
  我知道,他厌倦了。
  但那又能如何呢?
  迎来的只是父亲更恶毒的话语,以及一遍又一遍受伤的身体罢了。
  我看着他做出各种自残行为,让自己本就遍体鳞伤的身体再度布满疤痕,直到全身都缠满了绷带。
  我听着仆从窃窃私语的议论,那些类似‘修治少爷怎么了?是在学校里被欺负了吗?少爷好像有点问题,’之类的言语开始充斥在津岛家的每个角落。
  我笑了,
  这简直就是最无用的反抗。
  于是某天,在走廊上即将与兄长擦肩而过时,我拽住了他,然后趁着仆人们没反应过来,飞快地拉着他躲到一个没人的和室。
  我放下他的手臂,看着他任我随意摆弄,毫不在乎的样子,我不禁皱了一下眉。
  “喂,”我第一次对兄长没有用敬称。
  “离开这里吧,如果觉得待不下去的话。”
  兄长的眼神有一瞬间的怔愣,但很快又恢复如常,“离开这里?去哪,母亲的房间吗?父亲待会就要——”
  看着兄长在那给我揣着明白装糊涂,我不耐烦地打断了他的话。
  “不,你应该明白,我的意思是离开这个家。”
  一片阴影自我头上落下,我看见兄长站定在我面前,鸢色的眼眸深不见底。
  13岁的他终究是比11岁的我高了不少,我不服气的与他对视了回去。
  “呵,”他突然笑了,笑得是如此的嘲讽,大抵是没想到,原来津岛家也有能保持清醒的人。
  只可惜,当愚昧成为主流,清醒便是原罪。
  不知我们大眼瞪小眼的瞪了多久,直到我的眼睛都酸了时,兄长突然开口:“你怎样理解‘人间失格’这四个字。”
  这是个陈述句,我知道他想表达什么。
  但我不想回答他,我不想做那个将我唯一的兄长进一步推向深渊的人。
  我看着他的眼神,我知道,他明明还在渴望得到救赎啊。
  但很明显,我是连自己都无法拯救的人,我给不了他想要的答案。
  于是,我扭开了头。
  兄长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打开和室的拉门,走了出去。
  不出所料,那天我受到了惩罚。
  作为嫡小姐,无礼的拉着兄长乱跑,惹得仆从担忧,是不合规矩的。
  我挨了一顿饿,但这顿饿是值得的。
  因为不久后我听到了兄长失踪的消息。
  我知道,他成功逃走了。
  那一刻,我同样明白了一件事,我即将在这个家一无所有,只能独自深陷于漆黑且腐朽的泥潭,看着自己慢慢变得泥泞不堪。
  任凭如何挣扎,都无法逃脱。
  12岁,我的美貌渐渐崭露头角,与母亲生的极为相似的我,已经有了一丝大和抚子的气质。
  毕竟在津岛家,温婉是女性的代言词。
  外表是我最大的优势,只有凭借这张毫不逊色于他人的面孔,我才能成为父亲手中不会被随意丢弃的棋子。
  果不其然,我不负众望地成为了父亲掌中的一手好棋。
  国中一年级的我,下了课后没有社团活动和朋友聚会,我要陪伴着父亲参与周旋各种所谓的社会名流。
  当不知名的双手碰上我的肩头,或喘着粗气的笑声传进我的耳朵时,我内心作呕,却只能露出恰到好处的羞涩微笑。
  这时,我的父亲会站出来护住我,笑着跟他们打着哈哈周旋,然后默默观察着每个人的表情。
  我并不担心,我知道此刻的父亲会保护好我。
  毕竟我是他最优秀的作品。
  只有当我的美丽彻底绽放之时,他才会以最完美的价格,将我卖出。
  津岛一族没有亲情可言。
  父亲对我露出的微笑里没有丝毫的温度。
  母亲伸向我的双手,仿佛像是我抢走了属于她的地位般盈满了恶意。
  堂兄瞥向我的眼神,会透露出无意间的猥琐。
  我在这个家孤立无援。
  同样是12岁,我觉醒了我的异能力——潘多拉的梦境。
  作用:感知屏障——淡化周围人对我的感知。
  简单来说就是,看不见我看不见我。
  这简直就是我的救命稻草,我终于可以喘一口气了。
  我不知道别人的异能力是怎么样的,但我的异能力就像是为我量身定做的般,给我提供了很大的便利。
  利用潘多拉的梦境,我能轻易地周旋在各种父亲想要结识的大人物身边,听取一些重要情报。
  毕竟由于异能的影响,他们总是会下意识的忽略我的存在,然后继续侃侃而谈。
  父亲对此并不知情,他只以为,我的优秀得到了大人物们的赏识。
  他越发得意的笑脸,只是更加冰冷了我的内心。
  我也曾想要逃脱,像我的兄长一样。
  可我只是一个12岁的小女孩,我无依无靠,除了一张脸外一无是处。
  哪怕我拥有异能,可没有谁能保证次次万无一失。
  如若不小心出现了意外,那我只是从一个泥潭跳进了另一个深渊,说白了,我依旧只是个胆小鬼罢了。
  但生活的未知总是会带来各种意想不到的事。
  我命运的转折点出现了。
  作者有话要说:
  大家可能已经忘了我们女主的名字,现在还是津岛修栗,等加入马蒂勒后,就改成津岛修莉了。
  以及女主的异能会越来越强的。
  以后我对女儿的爱称就是栗子酱啦。
 
 
第2章 
  时间就那么匆匆流逝,我上国二了。
  在这期间,我好像招惹上了一个麻烦——池田千夏。
  一个人如其名,永远笑的如夏日骄阳般灿烂的女孩。
  她黏上了我。
  很多年后,我们成为了彼此的挚友,当我问起,“为什么当初你会义无反顾的来到我身边?”时,千夏看着我的眼,露出了那个我让一辈子都不会忘记的笑容。
  “因为,感觉修莉太寂寞了嘛,所以想去和你交朋友啦,然后把修莉酱安排进我后半程的人生,我们一起去看看这个世界。”
  但13岁的我,对这个世界不抱有一丝信任,那时我讨厌她,就像我讨厌我自己。
  “池田同学,已经放学了,你该走了。”我保持着我得体的微笑,对她说道。
  “可是,津岛你还没走嘛。”
  “因为我还要留下来做值日。”眼看着班里其他人都走的差不多了,我表露出一丝丝不耐烦的情绪。
  可她好像没看见我的不耐烦,依旧凑到我身边,做出属于小女生的亲昵动作。
  “那我也是呀,因为我要留下来陪津岛同学嘛。”
  我没有甩开她搭载我手臂上的手,只是继续微笑着面对她。
  可惜,此刻我脸上笑嘻嘻,心里妈卖批。
  我不懂,为什么会有如此不会看人眼色的人。
  要知道随着我与父亲混迹的社交圈子逐渐增多,我已经渐渐练了一身察言观色的好本领。

  或许父亲说得对,我很聪明。
  我总是能通过他人面部微小的表情,来判断下一句话该说什么,又或者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所以,池田千夏这个人,我不理解她。
  她就像一个牛皮糖,总是缠上我,我怎么甩也甩不掉。
  但被牛皮糖黏上也有被黏上的好处。
  起码当学校里那些男生对我吹起口哨,或者拦住我的去路,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