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BG同人

[主柯南]花式救警校组——可达ya

时间:2022-11-26 00:34:26  作者:可达ya
TAG:

   [主柯南]花式救警校组

  作者:可达ya
  文案
  【改了文案,核心不变】
  宫水芽衣在上大学的那一天做了一个梦,她梦见了七年后的世界。
  IF世界女主和隔壁奔三零哥一起拯救警校组的故事。
  CP是原著警校组死亡率80%的零哥。
  主柯南,综文野。
  PS.以警校组为主,所以时间跨越较大。
  中短篇+随缘更+可能会跑路。
  内容标签: 少年漫
  搜索关键字:主角:宫水芽衣 ┃ 配角:警校组 ┃ 其它:
  一句话简介:警校组全员存活√
  立意:立意待补充
 
 
第1章 
  宫水芽衣在上大学的那一天做了一个梦,梦境的内容实在是太过不可思议,醒来她抱着被子思考了许久都没想明白,所以她只能找最聪明的侦探先生江户川乱步求助了。
  “那个世界是真实的哦。”侦探先生一边吃着她买来的零食,一边笃定地说道。
  世界第一名侦探说是真实的,那就一定是真实的。
  她一想到梦境的内容,就觉得更加头秃了,焦虑得几晚都没睡好,发际线疯狂后退。以至于在周末和她哥哥以及哥哥的好朋友们一起吃饭时,她忍不住一直把奇怪的目光投注在某个金发黑皮身上。
  某个金发黑皮:???
  宫水芽衣看他的眼神实在是太过奇怪,降谷零忍了又忍,实在是忍不住,给诸伏景光递了个疑惑的眼神。
  降谷零皱着眉:你妹妹为什么一直在看我,发生了什么?
  诸伏景光耸耸肩:我也不知道。
  “芽衣妹妹,”坐在她对面的萩原研二笑嘻嘻地问道,“怎么一直在看着降谷啊,你该不会突然发现他的帅气看上他了吧。”
  宫水芽衣没有理会对方的揶揄,反而维持着一张微妙的神情,语气古怪地问道:“零哥,你喜欢年下的吗?”
  众人:???!!!
  萩原研二惊悚捧脸:“卧槽!芽衣妹妹你该不会真的看上降谷了吧。”
  里面的不可置信让降谷零莫名觉得不爽了,他瞥了他一眼,皮笑肉不笑:“萩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有那么差劲吗?”
  “不不不,我只是觉得有点惊讶,这件事对我来说实在是太突然了。”萩原研二连忙摆手,“毕竟你们从小认识,要真的喜欢应该一早就喜欢上了吧。”
  伊达航看了看降谷零又看了看宫水芽衣,咬着牙签默默补充了一句:“我也觉得有点突然,不过还是恭喜你们。”
  松田阵平勾起半边嘴角:“现在难道不该问诸伏有什么想法吗?自家妹妹即将被自家兄弟给拱了。”
  “芽衣?”诸伏景光微蹙着眉,偏头看着她,面露担忧,“怎么突然这么问,是发生了吗?”
  “发生了一些我不知道该怎么说的事情。”她掐指一算,感觉更头秃了,“零哥,你喜欢的女生现在应该才上国小。”
  众人:……
  “降谷,你是变态吗?!”
  “芽衣,你在说些什么?!”
  三个人鄙夷地看着降谷零,降谷零瞪大眼看向宫水芽衣,忍不住抬高声音又问了一句:“你在胡说些什么?”
  宫水芽衣越过身边的诸伏景光,拍了拍降谷零的肩膀,看了他半响才沉重地叹了口气:“放心吧零哥,我们认识这么多年了,你的为人我们都清楚。我不会因此看不起你更不会疏远你,按照你的心走就可以了,我和景哥会永远支持你的。”
  降谷零:……
  他木然:“别,你先告诉我发生了什么才会让你有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
  这并不是莫名其妙的想法,特别是经过侦探先生验证过,这是未来——7年后的世界里会发生的事情。
  与现在不同,7年后的降谷零并不是一位警察,而是在一间咖啡厅里打工。梦境里她是一只野生三花猫,以天为被以地为床,四处流浪无家可归。
  变成猫这样事情太过不可思议,她很快就把这个归咎于她是在做梦,虽然这个梦境真实得过分了。她趴在墙上晒太阳,尾巴甩来甩去,肚子一直在咕噜咕噜叫。就在她思考要不要符合猫设去抓只老鼠时,她听到从她身边经过的高中生说,前面有一家咖啡厅,里面的小哥哥人帅心善厨艺好。
  嗯?人帅心善好啊,一听就是会给可怜无助又弱小的流浪猫喂食的好人。
  她从墙角上跳下去,跟在那几个女子高中生后面,一边听她们讲八卦一边跟着走,从她们口中她得知了现在是她所在的时间点的7年后。很快就到了那家咖啡厅,透过落地玻璃窗她一眼就见到里面穿着围裙的男人,他的面容对于她来说是那么的熟悉。
  ——零哥。
  她张了张嘴,却只能发出了喵的一声。
  卧槽!发生了什么?!她不久前才去参加了他们的警校毕业式,当晚还办了一个小型庆祝会庆祝他们顺利毕业正式上岗,为什么她会莫名其妙梦到零哥转行去咖啡厅当一个服务员。这不科学,应该梦到他穿着警服持枪上岗才对啊。
  她趴在落地玻璃窗上,看到里面的降谷零对着女子高中生笑着说些什么,脸上的笑意内敛而又温柔,灰紫色的眸子染着点点星光。
  再之后她就醒了过来。
  “暂且不提你这个梦境的真实性,你只看到我对一位高中生笑就觉得我喜欢她?”降谷零感到十分无语,无语到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他的幼驯染应该不是这种恋爱脑才对啊。
  “路过的高中生也说了你喜欢那个女生,”宫水芽衣反而一脸无辜,“而且我从来没见过你这么笑,带着一丝怀念一丝忧愁,三分压抑与三分柔情,满目挣扎最后全部都化作一潭春水。”
  降谷零:……你现在就按照你的说法给我笑一个看看。
  听完了宫水芽衣那一连串形容,萩原研二叹道:“芽衣,你的国文水真是平令人惊叹,虽然我现在还是想象不出你梦境里的降谷到底是怎么笑的。”
  “所以你只见到了降谷,”松田阵平挑挑眉,“我们几个就算了,你连诸伏都没梦到吗?”
  “阵平哥,我怎么觉得你话里有话。”宫水芽衣没好气地瞥了他一眼,“我只是一只猫,就算我想找你们也不知道怎么找啊,而且我很快就醒过来了。”
  “好了好了,已经上菜了,芽衣你也快吃吧。”诸伏景光笑着转移了话题,“前阵子我们刚入职比较忙才拖到现在,这顿饭本来就是为了庆祝你考上大学的。”
  “芽衣妹妹,你可要小心大学里那些坏男人,他们的手段可比高中生厉害多了。”萩原研二一本正经地说道,“要给哥哥们看过了才行。不对,大学是要好好学习的,还是不要谈恋爱了。”
  “研二哥,你想的太远了。”宫水芽衣忍住翻白眼的欲望,论撩妹的手段,萩原研二根本就没有资格说别人好吗!明明他自己在警校的时候就一直在撩学妹,竟然还好意思让她不要恋爱。
  啧啧啧,男人。
  还是她景哥好。
  “芽衣一向聪明,不会被骗的。”诸伏景光弯弯眉,“不过你也要注意身体,要是侦探社那边兼顾不上了辞职也没关系,以后哥哥养你啊。”
  “景哥。”宫水芽衣十分感动,抱着他的手臂蹭了蹭,“你才是,工作不要太辛苦了,要记得好好休息。”
  诸伏景光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嗯,我知道了。”
  “咦!诸伏你这个妹控!”
  “我这么可爱,景哥是个妹控难道不正常吗?!”
  “……芽衣你变了。”
  所有人都没把她的梦境当做一回事,毕竟对于他们来说,正义感十足能力又强的降谷零不去当警察是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
  说实在的,宫水芽衣也不相信降谷零会从警察厅离职,但是江户川乱步说那个世界是真实的,那就说明在这七年期间,会发生什么事情让降谷零决定从警察厅里离职,转而去咖啡厅当了个岁月静好的服务员小哥。
  但她冥思苦想了许久,都没想通到底是什么事情才会让零哥做出这样的决定。
  “我真的想不出来。”她抱着脑袋崩溃得几乎要在沙发上打滚了。
  “宫水?”
  “哟。织田哥,早上好。”她立马翻身坐了起来,朝对方打了声招呼。
  “早上好。”织田作之助看着她,疑惑地问道,“你在做什么?”
  “我在思考一个严肃的问题。”宫水芽衣端正地坐着,一脸认真地看向对方,“织田哥,你是写小说的,想象力一定很好。你觉得一位警察会出于什么原因去咖啡厅当服务员?”
  织田想了一下,才不确定地应道:“需要收集情报,所以在咖啡厅卧底。”
  宫水芽衣:……
  “织田哥,你是天才啊!不愧是写小说的,机智程度不是我这种普通人能比的。”她立马兴奋起来。是她陷入了思维惯性里面了,她只看到了零哥在咖啡厅工作就觉得对方一定是辞职了。但是织田说的没错,按照警察的工作性质,他还可能去当卧底啊。
  肯定是这样,零哥肯定是去咖啡厅当卧底。看起来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咖啡厅,说不定背后隐藏着什么惊天大秘密,所以零哥才会混进去当一个服务员。
  勉强算是落下来一块巨石,宫水芽衣才有心情关心其他事情。她捧着脸,问道:“织田哥,你的小说写完了吗?”
  织田作之助唔了一声,应道:“初稿大致完成了,还有些细节没敲定。”
  “棒!”她撑着沙发椅背,眼睛亮晶晶地看着他,“说好了,我要成为第一个看你小说的人。”
  --------------------
  作者有话要说:
  试阅&缘更&可能会跑路。
  时间线如下(含私设)(改bug):
  七年前:萩原爆炸。
  六年前:景零卧底。
  四年前:景光卧底暴露。
  三年前:松田摩天轮爆炸。
  一年前:伊达车祸。
  柯南元年:警校组29岁。
  我突然发现萩原存活的话,松田就不会到搜查一课,就不会遇到佐藤【。】
 
 
第2章 
  风和日丽,晴空万里无云。
  宫水芽衣再次变成三花猫的时候,已经能够很好地用四只爪子走路了,抓老鼠什么的,估计努力努力也能够克服心里的那一关。感谢她强大的适应能力,虽然她觉得这一点并不值得赞扬。
  零哥在前面不远处,将外套绑在腰间,只穿了一件白T恤,拿着毛巾在擦车。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这次见到的还是零哥,但芽衣还是跑了过去,挠着对方的裤子企图让他注意到自己。
  ——零哥是我啊,我是芽衣。
  然而她嘴里只能发出“喵喵喵”的声音。
  宫水芽衣:我太难了。
  “嗯?怎么会有一只猫?”零哥笑着将她抱了起来,顺便撸了撸她。宫水芽衣舒服地喵了一声,就想翻个身咕噜咕噜叫。
  ……等等!
  三秒后她清醒过来,立马用柔软的肉球压住了降谷零的手背,制止他的动作,一脸严肃地说道:虽然外表看似三花猫,但我拥有人类的灵魂。零哥,你这样我要让你负责的。
  “喵喵喵喵喵。”
  我现在只是把你当做兄长而已,零哥你要自重。
  “舒服吗?”零哥又挠了挠她的下巴。
  ——舒服!
  ——……不对!
  宫水芽衣深陷在理智与情感的漩涡之中。情感上她想让零哥再撸撸,顺着后背一直撸到尾巴,但理智上她清楚自己是一个人,不能屈服于这种舒适。
  她艰难地从降谷零的怀抱里跳下去,伸爪搭在他的裤腿上,抬头严肃地说道:零哥,我有很严肃的事情要告诉你,但我知道你听不懂我的喵喵叫。所以我准备刨出你的手机打字给你看,你先做好心理准备。
  作为武装侦探社的王牌调查员括弧自称,她已经观察过了,零哥的手机就放在他右边的口袋里。
  降谷零蹲了下来,又摸了摸她的脑袋,“饿了吗?我记得——”
  冲啊。
  宫水芽衣压低身体往前一跃,对方下意识侧身避开了。多亏她动作敏捷身姿柔软,在半空中做出一个高难度的三百六十度转身,才能安全落地。
  “嗯?猫咪——”
  再一次冲啊。
  又被他躲开了。
  第三次冲啊,宫水芽衣你可以的,作为王牌调查员,永不放弃就是你的座右铭。
  ……降谷零又闪开了。
  接连上蹿下跳,宫水芽衣累得在一边喘气,都没能把降谷零的手机叼出来。
  是她小看了这位警校第一了。
  ——零哥,我们打个商量,你自己把手机掏出来可以吗?
  “喵喵喵喵喵。”
  ——我累了,跳不动了。
  “怎么突然攻击人?”降谷零皱着眉,“难道在发情期,这么放任不管可不行。”这个时候正好他的手机响了,他从口袋里拿出手机,“风见?我知道了,我现在——”
  趁现在!
  她用前爪哗啦了两下地面做准备姿势……咦?这不是狗……算了,这不是重点。
  三、二、一。
  起飞——
  砰——
  一条脏兮兮的狗把她撞飞了。
  宫水芽衣:……
  她看到了湛蓝色的天空,周围的景象快速从视网膜里略过,觉得自己的猫生可能要完。虽说猫有九条命,但她只是只伪·猫,不知道这个道理在她身上管不管用。

  她和这条狗有不共戴天之仇!
  要是她能活下来,绝对会让这条狗知道什么叫做恐怖如斯!
  “嘶!”男人松了一口气,低头朝她笑了笑,“还好我及时接住了。你没事吧?”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