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古代架空

小夫郎需要火葬场(女尊)——要暴富的牧羊人

时间:2022-11-28 00:32:15  作者:要暴富的牧羊人
TAG:

   《小夫郎需要火葬场(女尊)》

  作者:要暴富的牧羊人
 
  文案:
  楚小容是楚府最不受宠的庶子。
  他琴棋书画虽是样样不通,却凭借着一副顶好看的样貌和几分手段,颇会讨些小姐女郎欢心。
  正当他准备替自己找户好人家嫁了的时候,流放在外的旧情人却突然起兵,攻入京城,成为新帝。
  摆在他面前的只有两条路了:
  一是体体面面地自杀,好歹留个全尸;
  二是等新帝想起他,将他碎尸万段。
  楚小容两条都不选,连夜收拾行囊,准备逃出京城
  结果他还没踏出京城半步,就被人抓住,送到了新帝面前
  他战战兢兢地跪在旧情人面前,旧情人却只是挑起他的下颚,声音温柔,笑着的瑞凤眼里却寒意迫人:
  “小容儿,你肚子里是谁的孩子?”
  楚小容蜷缩成一团,紧闭着眼,颤着声音磕磕巴巴地回答:
  “不,不知道。”
  #被我渣过的旧情人杀回京城了#
  在线等,十万火急
  食用指南:
  1.男生子 男生子 男生子
  2.双c he
  3.男主爱慕虚荣,节操观念不强,又娇又作,笨蛋美人,后期也不改;女主被渣黑化之后性格恶劣,用两个马甲欺负男主
  4.天雷滚滚,放飞自我,不保甜
  5.追妻泡澡堂
  6.本文灵香类似于abo世界a的信息素,女子可以用灵香影响男子,能力越强对灵香的控制就越强(大概是这样)
  7.私设女子灵香再加那啥就会让朱砂痣消失,不需要更深入的接触
  8.欢迎友好讨论,rsgj、扣帽子、虚假排雷达咩达咩!
 
  内容标签: 生子 宫廷侯爵 情有独钟 破镜重圆
  搜索关键字:主角:裴越(女主)楚小容(男主) ┃ 配角:很多 ┃ 其它:
  一句话简介:不要随便渣人
  立意:要理解对方,这样才能拥有彼此
 
 
第1章 
  人间四月天,桃花芳菲,京中有名的桃花宴如期举行。
  楚小容坐在最角落里,一双上挑的桃花眼闪着精光,借着赏花的名头打量四周的女郎。
  这些可都是岐国望族的世家女,随便逮着个攀上,今后他的日子都无忧了。
  按理来说,他这楚府向来不受宠的庶子是来不了桃花宴的,但他的门路比别的小郎君多得多,脸皮也比别的世家郎君厚的多,一张帖子还算不了什么。
  他浅浅地饮了一口杯盏中的桃花酿,再抬起头时,玉白的小脸染上桃红,在层层叠叠的桃花中,一颦一笑,好似桃花化成的精怪。
  席上已经有不少女郎都在明里暗里打量着楚小容,他感觉到不少目光留在自己的身上,更是眉眼弯弯,好像已经醉在春意芳菲中。
  不得不说,他实在长了副好皮囊,将他的草包、贪鄙与无知都隐藏起来,只剩下在桃花芳菲中的过分的漂亮和纯真。
  正当楚小容极有技巧地打量那些目光留在他身上的世家女时,一阵令人毛骨悚然的寒意从脊背扩散至全身,那视线落在他的身上,就像蛰伏在暗处的毒蛇,分外阴冷。
  他拿着酒杯的手一顿,顺着多年来练就的本能看过去,却只是几朵桃花瓣飘落,除此之外,什么都没有。
  难道是他这些天来太疑神疑鬼了?楚小容摇摇头,继续刚才的动作。
  他又尝了口杯盏中的清浅的桃花酿,觉得这价比黄金的酒还不如他小爹随便酿的酒好喝,亏京中还人人称道。心中虽然这样想着,但面上他却表现得极欢喜这酒,一双上挑的狐狸眼亮晶晶的。
  这时,入口处突然传来一阵喧嚣,只见一位身形高挑,面容清秀俊美的女君,柔顺的长发被一支玉白的簪子随意挽起,着月白长衫,在众人的簇拥中走进来。
  楚小容的狐狸眼蓦地亮起来,紧紧盯着那女君。
  虽然他没见过这女君,但看这阵仗,这人一定不简单!
  那女君似乎是感受到楚小容过于热烈的目光,转头看向他,楚小容见她看着自己,连忙摆出自己在镜子旁边练过无数次的浅笑,不多不少,恰到好处的娇憨和天真。
  那女君微微愣了一下,玉白的耳垂微微泛红,对他点头回以一笑。
  楚小容勾起手指,不挑这酒难喝了,掩饰激动地喝了口,知道这是有戏了。
  他别的本事都没有,唯独是揣测这些世家女们的一把好手。
  他收回打量其他世家女们的动作,专心盯着刚才那名女君,心里计划着以后该怎么在这女君面前露面。
  还要表现得纯情娇憨些,他小爹曾给他传授过,女郎们就爱天真又不谙世事的小郎君。
  所以在勾引女郎们时,需得好好藏着自己的贪心,万万不可露出来自己的本性来,免得让女郎鄙夷。这一鄙夷,可不就爱惜不起来了?
  特别是他是男妓的孩子,需要比别家郎君更注意些。
  楚小容的目光顿了顿,看了眼杯盏中的清酒,一双圆滚却在眼尾处上挑的狐狸眼倒映在水影里,很漂亮,也很像他小爹。
  接下来的宴席中,由于楚小容是个漂亮的绣花枕头,实在没有拿得出手的才艺,只能安安分分待在角落里,看着别人或琴棋或书画的表演着。
  他百无聊赖地拿手撑着头,见没人看着自己了,终于拿起他一直眼巴巴瞧着,但吃起来难免影响观瞻的桃花酥,小口小口吃起来。
  今天厨房的人根本就没给他留菜,他想着宴席上吃得肯定不少,空着肚子也好,就懒得找厨房的人撒泼。
  哪想到来了,千金一盏的桃花酿不少,但点心竟然只有桃花酥!
  他只当主人家小气,不肯上些山珍海味,哪想到除了他,来的人非富即贵,什么山珍海味没见过,这样一盘简单的桃花酥对他们来说才是稀罕物。
  可惜主人家好好的返璞归真之意,在楚小容这儿就成了小气。
  楚小容小口小口尝着酥饼,余光瞟到最上方坐在宴席主人旁边的那名女君起身,冲主人恭敬地行了个礼,独自一人朝外面走去。
  他忙将桃花酥咽下,随意拍了拍手,起身小跑跟了出去。
  这真是天赐的大好机会!
  结果等楚小容追出去之后,刚才那女君已经瞧不见人影了,他郁闷地咬了咬嫩红的唇,不死心地朝一个方向急匆匆地追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别说那女君的人影儿都没有,就是这一路上走过来,一个人都没有看到。
  楚小容这下有点慌了起来,他环顾四周,想原路返回,但是这山上全部都是层层叠叠的桃树,每一处景致看起来都一模一样。
  这桃林想是主人为了保留更多的野趣,路面并不平整,还有些许碎石头,一路追来,楚小容也觉得累了,想着自己压根儿就找不到路,干脆走到此处最大的桃花树下,把落下的桃花瓣堆成一个小堆堆,一屁股坐到上面。
  今天宴席来了这么多人,他就不相信没有其它人会来这儿。
  他又见左右反正无人,直接把脚上膈了他一路的绣鞋脱下来,这绣鞋是他偷偷摸摸攒了许久才攒下来的,和他一样,只中看,不中用,穿在脚上,能把人疼死。
  楚小容是个坐不住的性子,虽然懒得起身,但他就是觉得手痒痒,一会儿扣扣粗糙的树皮,一会儿又拿起两瓣桃花,眯起眼睛看看哪里不同。
  玩得无聊了,他也刚好累了,由于昨个儿晚上想着今天的大计,他算得上是一夜未眠,加之现在正是春日烂漫之时,阳光透过粉嫩的花瓣洒在身上,分外舒适。
  楚小容将花瓣搭在眼睛上,不一会儿就真的睡了过去。
  但这觉睡得不安稳,一些被他刻意忘了的往事今天不知为何,突然从梦里冒出来,实在把他吓得不轻。
  梦里也是这样一片桃花林,他头一次见这景象,兴奋地跑来跑去,完全忘了自己来这儿的目的,但没一会儿,又觉着这桃林看来看去左右也不过是一样的景致,还不如城里的集市好玩。
  这一无聊,他就想起此行来的目的,又蹬蹬蹬跑到那人面前,拉着那人的袖子,也不管那人眼中的嫌弃,装出一副纯良懵懂的样子,夸这桃林真好看,以后还要和她一起来。
  梦境又突然一变,是那人艳丽的瑞凤眼里对他终于没了厌恶的时候,他拿着小爹酿制的酒,借花献佛送给那人,拍着胸脯保证这酒绝对天下一绝,那人看着泥巴都还没有擦干净的酒坛,露出点嫌弃,但还是接过酒坛喝了起来。虽然没夸他小爹手艺好,但一口一口喝着,根本不想放下来。
  他当时好像雀跃极了,毕竟抓住一个女人的心就要抓住她的胃,这人这么爱喝他小爹酿的酒,那他攀上她的可能性不就又大了?
  突然,周遭一切都泯灭在骤然燃起的熊熊大火中,那人在大火里盯着他,火光映得她的玉面神似个活阎王。
  他闭眼,却怎么闭都躲不开要生吞活剥他的眼神,他又被迫看着大火快将那人的修长高挑的身躯都烧没了,像疯了一样抱着头不停地喊着“不是我”。
  却听到那人在消失前,一字一句开口,声音呢喃如情人间的蜜语:“楚小容,我会亲手杀了你。”
  楚小容被吓得浑身一激灵,正想睁眼好好喘喘气,却发现自己的眼睛被人捂住,一股清冽却分外陌生的味道钻进他的鼻尖,他浑身一僵,全力挣扎起来,却被人轻松将手扣在背后,根本动弹不得。
  他动了动被身上之人独独遗漏了的嘴,张开嘴想唤人来帮他。
  却被捂住他眼睛的畜生粗暴地拿唇堵住声音,又顺势将他重重压在背后的桃树上,强势分开他的双腿,使两人的身躯紧紧贴合在一起。
  作者有话要说:
  《小爹爹》下本预收求收藏~
  铃木儿这辈子最后悔的事,就是当初好死不死爬上他继女儿卫宛的床,他日日提心吊胆,又累得要死要活,只盼着卫宛大发慈悲,继续让他过着荣华富贵的生活。
  结果呢,卫宛不久就玩厌他了,不仅要娶门当户对的世家郎做夫婿,还要把他送到外头的庄子里,过一辈子的苦日子!
  他咬着帕子躲在大柱子后面,恨恨地看着卫宛和那位世家郎眉目传情,擦了擦哭红了的小桃花眼,决定再找名有权有势的高枝攀着。
  铃木儿悉心筹划,就差最后一步了,他正打算脱了衣裳,结果房门被人一脚踹开,卫宛带着一群人将他和那名新高枝儿捆得严严实实,又叫人把他丢到祠堂里。
  他缩在祠堂角落,抽抽噎噎了一整夜,后悔自己怎么不做的周密些,竟叫人发现了,不仅荣华富贵成了一场空,小命也要丢了。
  哭着哭着,他就昏睡了过去。
  铃木儿再醒来,是被人拿冷水泼醒的,他模模糊糊睁眼,发现卫宛似个玉面阎王站在祠堂正中央,身旁的女侍还端着碗黑乎乎的药!
  他慌慌张张爬到卫宛跟前,生怕爬的慢了,惹了卫宛不高兴,就要把那碗药给他灌下去。
  铃木儿抬起头,泪眼婆娑,抖着声音哀求:“大小姐,奴婢知错了,您快把奴婢发卖了吧。”
  卫家家主俯下身,端着那碗药,挑起他的下颚,弯着眉眼,笑得温和无害,一双暗沉的凤眼却叫人浑身发冷:“小爹爹,怀了女儿的孩子,还想到谁的床上去?”
  食用指南:
  1.男主本来是女主娘亲买来的小妾,结果在进门前一天,女主娘亲就暴毙了2.双处,he 女强男弱,酸甜
  3.初级宅斗,男主能赢都是女主暗中帮的,输了也要女主亲亲抱抱给小钱钱才开心4.男生子、男生子、男生子
  5.天雷滚滚,没有逻辑,放飞自我
 
 
第2章 
  楚小容虽惯会讨些女君们欢心,也知道自己皮相好,早晚有用得上的一天,但从来没和人真正这样亲密接触过。
  他浑身一僵,不知道是气恼还是害怕,身体不断颤栗,连气都忘了喘。
  身上的人似乎是被他的青涩取悦了,大发慈悲地松开嘴,停了动作。
  楚小容终于反应过来,胸口像垂死的鱼一样起起伏伏,空气汹涌进肺腑让他不住地咳嗽。
  身上的人虽然松开嘴,却没有起身,两人的身体还是紧紧贴合在一起,冰冷带着粗茧的指腹逗留在已经有些发烫的红唇上,来回摩挲逗玩,迟迟不肯离去。
  楚小容现在身体又热又凉,像是在冰火两重天,身上畜生的灵香不断勾进他的鼻尖,引起体内不受控制的一阵一阵的发热。但他又实在害怕这畜生要对他做些什么事。
  他蜷起双腿,不住地朝身后缩过去,抖着声音说:“好姐姐,我、我不好玩的,就是条死鱼,你、你放过我好不好?”
  身上的人好像哼笑一声,拦住他后退的动作,将他一把抱进怀里,拿开手指,低头继续开始索取。
  冷冽的灵香此时也变得缠缠绵绵,萦绕在楚小容的身边,又霸道地钻进他的肌肤里,勾起他身体里一阵一阵陌生的邪火。
  楚小容终于忍不住,身体的陌生和心里的害怕让他呜呜地哭了出来。
  他唯一能依靠的东西就是他小爹给他的一副好皮囊,他就盘算靠着这身漂亮的皮囊装娇憨纯良来攀大腿,现在好了,就因为在外面睡了一觉,皮囊上帮他一起骗人的朱砂就没了。
  表示清白之身的朱砂都没了,谁还信他娇憨天真。
  他小爹还曾说女子那处越丰满越能让男子欲.仙.欲.死,如果他没感觉错的话,就这抵在他胸口上的尺.寸,他今天还能不能活着回去都是个未知数。
  他越想越伤心,陷在梦想破灭和性命不保的悲伤中,抽噎个不停,由于哭的太投入了,连身上的登徒子停了动作都没发现。
  “你、你不是人,我、我就是在这里睡一觉,你就要把我的清白毁了!”
  “没了清白,你叫我以后如何活下去。”
  裴越沉着脸看面前的楚小容不断抽泣,一副快哭晕过去的样子,太阳穴又在作痛,捂住楚小容眼睛的手被咸湿的泪水打湿,冰冷的心忽的被狠狠触动一下。
  瑞凤眼里常年的冰封微微松动,心里快将人烧的神智殆尽的邪火稍稍停歇,她有些头疼地微叹了口气,周身冷冽的气息也柔和了些。
  结果楚小容早就被霸道的灵香糊了心智,心里的话失了把关的,抽抽噎噎地继续开口:“我的清白被毁了,你叫我以后怎么去勾引别人,怎么去做别人的正君,呜呜,怎么去享一辈子荣华富贵!”
  这话一出,楚小容就觉得周身的气息都变得不对劲了。

  他虽被迷了心智,但多年来锻就的本能还是让他感知到周围的空气瞬间就变得比刚才更危险,他呆了呆,半张开唇顿在那里,混沌的脑海迷迷糊糊的不知道该做什么反应。
  裴越冷笑,心里好不容易升起的一丝温情荡然无存,瑞凤眼里是比以往更甚的冰冷,她强迫挑起楚小容的下颚,这次不顾楚小容怎么苦苦哀求直直吻了下去。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