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我在古代发家致富人生路——慕清幽

时间:2022-12-02 00:36:17  作者:慕清幽
TAG:

   我在古代发家致富人生路

  作者:慕清幽
  文案
  作为一个在末世仍然过着养尊处优生活的富家小千金,一朝穿越到古代,季安宝不幸穿成了爹不疼娘不爱的小可怜儿,从家徒四壁的房中醒来,面对周围虎视眈眈,凶残无理的极品家人,季安宝握拳表示,穷不可怕,极品亲戚才烦人,不过她有金手指,任你是人是鬼,她通通不惧。
  有人找茬,季安宝转头望向金大腿,冷哼一声:“关门,放沈墨。”
  沈墨:“……”
  季安宝一身厨艺无处使,只为投喂金大腿,且看她携手金大腿如何在古代斗极品,做美食,走上发家致富人生路。
  主要是美食发家致富爽文,各位小可爱可不可以给个收藏呀!
  预收,有看耽美的小可爱吗,专栏《狠狠羞辱魔王后》求收藏
  阴狠深井冰病娇攻V一心搞事引战疯批受。
  莫湛是个小魔物,引战搞事,样样精通。
  突遇天谴,逃生异世,绑定系统,穿进书中。
  ————《魔王》一书中主角生为天阉,为下等魔物,遭受欺凌迫害,最终成为屠尽了魔城的存在。
  莫湛一不留神掉进了这个奇怪的书中世界,还没有搞清楚状况就迎来了开门杀。
  ——————原文剧情刚好进展到主角遭遇炮灰魔欺压,随后将其毒死的场景。——不幸的是,莫湛穿成了那个没活过一章的炮灰魔。
  ————此时他左手拿大棒,右手抢魔鼠,脚下还踩着那个未来大魔王!他离死也只剩下了几百个字的距离……
  ——————不过和旁人不同的是,降生于古战场冲天怨气的莫湛,却是个不折不扣的搞事精,一天不引战,他便浑身不舒服。
  于是——看着眼神凶狠的魔崽子,莫湛脑中只有一个念头——他的眼睛好漂亮啊……拿来吧你!
  正经文案
  莫湛穿到初始魔界,这里荒芜一片,寸草不生,魔物们生活困苦,尤其是不能变身的天阉魔物更是生存艰难。
  莫湛在系统的帮助下,卖净水,挣魔币,和未来魔王一起带领天阉魔物搞基建,开领地,俩魔一起经历冒险,从相杀到相知,直到相爱永生……
  魔界没净水,没关系,我能制作饮用水。
  魔界不长草,没关系,我带你们开领地。
  PS:攻因从小悲惨经历,因此养成了只进不出的‘好习惯’,他为自己取名邳修(pixiu)。
  攻能完整的活着,全靠系统管控受。
  内容标签: 随身空间 穿越时空 种田文 美食
  搜索关键字:主角:季安宝,沈墨 ┃ 配角:白木,黑蛋 ┃ 其它:甜文
  一句话简介:美食发家致富
  立意:在逆境中携手成长,自立自强,造福天下苍生
 
 
第1章 
  太阳缓缓落下,夕阳西下,安阳村。
  大杨树下,一群脏兮兮的四五岁的孩童在疯跑玩闹,直到天色渐晚,村户人家此起彼伏的叫嚷声传来,一群脏兮兮的崽子才四散开来。
  没一会儿村中便有几户人家传来孩子的哭声和大人的叫骂声,估计是把衣服弄脏弄破了吧,毕竟安山村的村民都不富裕。
  如今这个时段家家户户都在吃晚饭,季大根家也不例外,季家人口众多,因此吃饭分了两桌,汉子一桌,女人和孩子一桌。
  今天和以往不同,汉子那桌除了咸菜还有一盆掺了肉的炖萝卜,季狗蛋不用季家二嫂提醒就颠颠跑到季家二哥身边要肉吃,季家其他几个小汉子见状也跑到自家阿父身边吃难得一见的荤腥。
  当然季家的女娃娃是不敢这样做的,只能边羡慕,边等着季老婆子分窝头,这窝头是野菜掺着杂面做的,但也没人嫌弃,只希望今天那几个小汉子不在能多分到一个。
  但季老太婆似乎没有听到众人的心声,依旧是按照往常那样,季家五个媳妇各分得一个,女娃子分得半个,季安宝却只分得四分之一个窝头。
  季安宝拿着窝头也不敢夹咸菜,只是就着清可照人的稀粥低头吃着窝头。
  就这黑胖的季老太婆也看不惯她,张嘴就嚷:“吃,吃,吃,一天跟个猪似的,养头猪年底还能吃上猪肉,养你这个扫把星就会浪费粮食。”
  桌上其他人包括旁边汉子那桌,所有人都习以为常,该吃吃,该喝喝。季老太婆看到季安宝还是那副死样子,瞪了她一眼才坐下吃饭。
  附身在原主身上的季安宝表示,想把碗扣在季老婆子的大脸盘子上。
  来自末世的季安宝在原主出生时便一直在这具身体中,能体会原主的疼痛和喜怒哀乐,但却什么都做不了,像是一个局外人。
  原主的阿父是个木匠,当年娶了师父家的姑娘做妻子,因着老木匠当时还有着几分资产和人脉,季家众人便也哄着原主的阿娘。
  后来老木匠出事,季家便也容不下原主的阿娘了,她失踪后季阿父又娶了一个女人,俗话说有了后娘就有后爹。
  再加上季阿父本来也不喜欢原主这个女儿,所以原主在季家可谓是一个人形工具,每天起的比鸡早,睡的比狗晚,干着最脏最累的活计。
  梳着羊角辫的二丫飞快的吃完一个窝头,转而舔着脸对季老婆子说:“奶,俺今天割了好大一篓猪草,这会儿饿的不行,再给俺个窝头呗!”
  季老婆子张嘴就来:“哪还有什么窝头,你个小丫头片子就知道吃白食。”
  季家三嫂王桂花看不得女儿被骂,细声说:“娘,你看咱二丫长得多好看呐,以后在镇上找了好婆家,还不得孝敬您,到时别说是窝头,就是那些大老爷吃的人参燕窝还不是您一句话的事?”
  “别说那些没影的事。”季老婆子虽这样说,但还是拿了个窝头给季二丫。
  季三丫看到这可不干了,也嚷嚷着要吃,但季三丫的娘可没季三嫂在老太太面前得脸。
  季三嫂是季老太婆表侄女,几个媳妇中属她与老太太关系最好。
  季三丫最后不但没吃上窝头,还连累她娘季家四嫂一起被骂了。
  ……
  天气阴沉沉的,天还没亮季安宝就被季老婆子打发去山上割猪草。
  木木呆呆的季安宝到山上没多久,便下起了磅礴大雨,季安宝一时没注意,登时滑下了一个陡坡。
  再醒来时,已是末世的季安宝。
  季安宝浑身酸痛的醒来,看着上方的陡坡,摸着满头的鲜血,不由得悲从中来。
  为死去的季安宝哭,为给她提供安定生活的沈墨哭,为她即将到来的死亡哭,更为她放在沈墨空间里的吃食哭,她想做个饱死鬼啊!
  ……
  沈墨穿到了在山上打猎的猎户身上,理清猎户的记忆,准备下山找找季安宝是不是也来了这个地方。
  天空阴沉昏暗,下过一场雨的地面湿滑,沈墨小心观察路段行走,行至陡坡,隐隐约约听到凄惨的哭声,这种天气是没人上山的,若一般村民恐怕会认为是山野精怪。
  沈墨探头看见坑底破破烂烂脏兮兮哭的厉害的人,嫌弃的挑了挑眉,沈墨就站在那里看着坑底人闭着眼瞎嚎,直到那人睁开眼和沈墨对视上。
  “老大!”一声老大惊的鸟雀飞起,堪比地动山摇,可算体会出发声人的内心激动。
  确认过眼神,那是对的人。
  季安宝从坑底出来后就缠着沈墨要空间里的食物,可得知的结果令季安宝恨不得再次晕死过去。
  沈墨的空间打不开了,每天最多只能取出两碗的灵泉水,雷系异能也降到了最低等级,连烫自来卷都做不到了……
  季安宝像是坐过山车一样,现在直接到底了。
  两人商量先把季安宝送回季家,再买通大夫说季安宝重伤,想办法尽快把季安宝娶回去,免得季安宝控制不住自己,被当成妖怪烧了。
  虽然两人可以去其它地方生活,但在还不明确情况,没有身份证明,贸然离去总归太过麻烦。
  “听说了吗,沈家那个煞星把季家丫头打的满头是血。”瘦长脸的中年大娘边嗑瓜子边说。
  旁边一个黑瘦妇人说:“好端端的,哪可能打那小丫头,你别不是瞎说吧?”
  马脸大娘吐出瓜子皮,振振有词:“俺瞧的真真的,好家伙,那满头的血啊,吓死个人,沈家那个不是说杀了人跑回来的吗?俺看季家那丫头就是被打的。”
  王家小媳妇细声说:“不能吧,俺也瞧见了,要是打了人,哪有再背着送回家的?”
  马脸大娘胸脯拍的啪啪响,说:“肯定是打了的,你们不知道季家都吵翻天了,季老爷子都往沈家去好几趟了。”
  其她几人见状也是将信将疑。
  季家这边就热闹多了,自昨天季安宝被送回来,眼看着就活不下去了,可不大夫也说要治至少也要吃十两银子的药钱,季老婆子听了这话可是炸开锅了,怒骂季安宝怎么不死在山上,还回来磋磨人。
  为季安宝治病,季家大半人是不愿意的,可让季安宝就这样死在家里也不行,季老大的二儿子是个童生,考科举最是重视名声。
  最后还是季家三嫂王桂花出了个主意,说季安宝衣衫不整的被沈猎户背回来可被很多村民看见了,我们也不要他什么聘礼,白送他一个媳妇,那沈猎户还能不要,到时季安宝要是死在沈家那也是沈煞星克的。
  虽说季家三嫂出的是个馊主意,但恰好顺了两方人的心意,最后约定第二天就让沈猎户把季安宝接走。
  第二天一大早,沈墨就将季安宝背回去了,至于婚宴酒席季家不愿出钱办,沈墨是没钱办,只是买了点喜饼在村里送了些。
  村里有名的长舌妇马脸大娘这下可是得了证据,逢人便说,这季家丫头可怜啊,被沈煞星娶回去不知道能活多久呢?
  村长家的婆子回家对村长唏嘘:“这季家也是心狠,这沈家的门是能进的吗,沈家那猎户可是杀过人的。”
  村长皱眉:“胡咧咧个啥,你看见他杀人了?”
  村长媳妇不服气:“别人都说他杀人了,那还能有假?”
  说着村长媳妇压低声音道:“听说那脑花子,肠子啥的都流一地,俺跟你说……”
  村长怒喝一声:“别瞎说那些没影的事,要真杀了人朝廷能不管?就你知道的多。”
  村长媳妇嘟囔:“这不就和你说说吗,瞧你发这么大火。”
  说完村长媳妇进屋招呼儿媳做饭去了。
  不管外人如何议论,季安宝可是高兴坏了,到沈家第一件事就是喝了一碗灵泉水,全身总算是不疼了。
  季安宝端着沈墨给的大米粥,唏哩呼噜,暴风式吸入,两碗米粥下肚,季安宝可算是缓过来了。
  吃饱喝足开始挑刺了,说:“老大,你这粥都烧糊了,也就是我不嫌弃。”
  要说沈墨啥都好,末世前是大老板,末世后有空间有异能,是基地领导人之一,就是做饭不行,不过季安宝转而想,要是沈墨会做饭,那可就没她季安宝啥事了。
  季安宝庆幸的拍拍自己的胸脯,还好还好,她还有用武之地,作为名厨第十八代传人,季安宝有信心能牢牢抓住沈墨的胃。
  当即季安宝对沈墨邪魅一笑(歪嘴一笑):“放心吧,老大,我肯定会好好伺候你的……”胃。
  沈墨看着季安宝怪模怪样的耍宝,揉了揉眉心,说:“家里没吃的了,我去山上打些猎物回来。”说着沈墨拿着弓箭出去了。
  季安宝闻着自己发馊的身体,烧了一锅热水,彻彻底底的洗了个澡,洗完有些怀念末世时在沈墨的空间用灵泉水洗澡的情形,泡着澡,吃着零食,那感觉真美啊!
  想着末世的生活,季安宝还是忍不住发出感慨,她在末世虽是个普通人,但在基地几乎可以横着走,凭她那一手做菜的手艺,再加上她那一别墅的食材,沈墨根本就离不开她。
  怀念着美好的生活,季安宝又找周公下棋去了。
 
 
第2章 
  季安宝醒来时沈墨已经回来了,正在处理野鸡和野兔。
  季安宝去厨房看了看,发现厨房空空如也,只有盐和水。
  季安宝走到沈墨身边说:“老大,厨房里只有盐,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啊,就算我是大厨也做不出好吃的来。”
  沈墨低头继续处理野味说:“我一会儿去罗大婶家换点东西回来。”
  “好,那我先去烧水。”说着季安宝转身去了厨房。
  ……
  “婶子在家吗?”沈墨提着一只野兔敲门。
  罗婶子边开门边喊:“谁啊?”打开门看到沈墨忙让人进去,说:“是墨小子啊,你罗叔不在,有啥事你先告诉婶子。”
  沈墨递上野兔,开口说:“我不找罗叔,家里没粮了,找婶子换点米菜。”
  罗婶子也不客气,收了野兔给沈墨换了米面和菜。
  沈墨走后,三岁的罗小胖围着罗婶子高兴的直蹦跶,嘴里嚷嚷着:“奶奶,吃肉肉……”说着口水都要流下来了。
  农家人穷困,再加上罗大壮几年前跑镖伤了腿,腿也没看好,家里的银子也花了大半,罗家也就过年能见点荤腥,别说瘦弱的罗小胖馋肉,就是罗婶子也馋的紧。
  罗婶子拍拍罗小胖的头说:“等着,奶给你做肉去。”
  当晚罗家众人发现桌上多了一盆兔肉,都直咽口水,尤其是几个年龄小的,眼巴巴瞅着罗大叔。
  “这哪来的兔子?”得知是沈墨过来换的,罗大叔想说点什么,但看着满桌子等吃的众人,终究没说什么,只是让大家吃饭,这一顿吃的罗家众人是异常欢喜。
  再说沈家这边,因为缺少调料,季安宝只能先用野鸡的鸡皮和肥油练出了一些油,简单的做了一份辣椒炒兔肉,和清炖鸡汤。
  虽然用料简单,但食材的鲜美以及两人身体对肉类的渴望,最后两道菜吃的干干净净,剩的一点汤汁都被沈墨拿去泡饭了。
  吃完饭,照例还是沈墨刷碗,也不知道谁定下的规定,只要是两人一起吃饭,刷碗的从来都是沈墨。

  曾经季安宝也问过,才知道沈墨一开始也不是大老板,成功之前穷的能吃上馒头夹咸菜都是奢侈。
  一经对比季安宝才发现自己还是挺幸福的,末世前是个富家千金,末世开始就碰见沈墨,拜了老大,当了御用厨师,也没受过什么苦。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