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入收藏 | 设为首页 | RSS
言情书吧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如有淫秽信息或侵犯了您的版权请联系邮箱[email protected]举报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穿越重生

豪门父女,综艺爆火——今悠

时间:2022-08-09 09:50:33  作者:今悠
TAG:

   豪门父女,综艺爆火

  作者: 今悠
  文案
  招娣成长于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从小到大吃的不如弟弟,穿的也都是弟弟的旧衣服旧鞋,父母对她似乎毫无感情。
  后来她才知道,自己居然生活在一本小说里。
  这本小说名字叫做《偏偏宠爱》,男主是豪门贵公子,女主则是三线小明星。
  里面还有个对男主爱的死去活来的反派女配。
  女配从小被拐卖,生活艰苦,经常遭人羞辱。后来终于回归豪门,过上了高高在上,纸醉金迷的生活,性格也变得越发嚣张跋扈。。
  不仅对男主死缠烂打,还处处打压女主,惹上了人命官司,最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很不巧,这个反派女配就是招娣。
  这?这?这?
  一番思索过后,招娣表示:豪门还是要回的,但男主就算了吧,她只想有个能好好学习的环境,考上自己理想中的大学。
  众所周知,歌坛天王陆骁是个不婚不育族,某天却突然被爆出有了个十五岁大的女儿,还要带着女儿去参加综艺。
  起初,陆骁——
  如果不是老爷子逼迫,打死他都不会上这档节目。
  跟孩子培养感情?
  不好意思,只有同情,没有感情。
  后来,陆骁——
  “这是我女儿,陆晚晚。”
  “虎父无犬女,晚晚随我。”
  “人贩子和买家给爷死。”
  节目播出,别家都是老爸操心衣食住行,孩子只知道吃喝玩乐,谈论各种奢侈品。
  陆晚晚这边的情况却是——
  老爸音乐造诣极高,但生活上竟是个白痴,一切都得靠她。
  屋子里有老鼠,拿起扫帚就赶。
  下水道堵住了,撸起袖子就捅。
  买菜不会砍价,快走开让她来。
  观众们还发现,这位富家千金大小姐的衣服鞋子,居然都是某多多三十九块九,四十九块九,五十九块九包邮。
  对此,陆晚晚解释道:学生还是应该以学习为主,吃穿不重要。
  后来大家再打开某多多——
  陆晚晚同款牙刷,三块八毛二。
  陆晚晚同款发箍,七块六毛四。
  陆晚晚同款帽子,九块九毛九。
  ……
  今天也和豪门千金穿的是同款呢。
  内容标签: 豪门世家 甜文 穿书 爽文
  搜索关键字:主角:陆晚晚,陆骁 ┃ 配角: ┃ 其它:
  一句话简介:回归豪门后,我靠综艺火了。
  立意:亲情无价。
 
 
第一章 
  “亲爱的招娣:
  给你写这封情书,是我很早就有的想法。在我心里,你是那么的美好,活泼开朗,勤奋好学,美丽大方……”
  招娣刚走到房门口,就听见林宝在念班上同学写给她的情书,见她进来了,不仅没有丝毫被抓包偷看别人隐私的慌张,反而还念得越来越大声。
  “林宝!”招娣怒上心头,愤愤道:“谁让你进我房间了?!”
  说着就一个箭步冲过去,试图把信给抢过来,结果被林宝灵活躲过。对方踩着椅子站在书桌上,居高临下地望着她,表情很是欠揍。
  “林招娣,你出息了,居然敢在学校谈恋爱。”
  招娣闻言眉头紧皱,又气又急地说:“你胡说什么!谁谈恋爱了!赶紧把东西还给我!”
  “证据在此,还想否认?”林宝贱贱地晃了晃手上的情书,“让爷瞅瞅是谁写给你的。”
  “李……小勇?”
  “噗!”
  林宝笑得像是在抽风,“我说呢,哪个眼光这么差居然能看上你,搞了半天,原来是那个呆头鹅。”
  “不过别说,你们俩还真挺配的……”
  “你闹够了没有!”招娣隐忍着心中的怒火打断他,“给你三秒钟的时间,立刻马上把东西还给我。”
  这封情书也是在放学回来后,招娣才发现的,还没来得及拆开,就被母亲叫出去做饭了。
  为了防止被林宝偷看,她还特意给夹在了数学书里,没想到竟还是被翻了出来。
  “嘁,威胁我?”林宝根本没把招娣的话当回事,甚至更加来劲了,“我告诉你,我这人呢,最不怕的就是被威胁。还就不还你了,你能把我怎么着?”
  林宝是在父母无底线的溺爱中长大的,为人嚣张跋扈,日常最大的乐趣就是欺负招娣。并坚定地认为,她绝对没有勇气敢动自己一根手指头。
  但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兔子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招娣见口头威胁没有用,只能动手去抢,争夺的过程中,报复般地狠狠往林宝膝盖上踹了一脚。
  她当时的想法是,哪怕过后会被揍得更厉害,也得让这小霸王尝尝挨打的滋味。结果林宝没站稳,从桌子上摔下来,额头磕到了床沿上。
  霎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下一秒,一阵剧烈的疼痛感来袭。
  林宝龇牙咧嘴地扭过头,恶狠狠地瞪了招娣一眼,随后扯着嗓子大喊起来。
  “妈!林招娣要弄死我!”
  唐丽芳闻声赶来,见自己的宝贝儿子居然倒在地上,立马上前将人扶起。再一问怎么回事,脸瞬间黑成了包公,二话不说,直接扬起巴掌往招娣的脸上呼。
  “你要死啊,这么欺负你弟弟,这么高的桌子万一把他摔出个三长两短,你也别想活了!”
  招娣因为林宝而被父母打,已经是家常便饭了。打小就是这样,只要两个人发生矛盾,父母总是会不分青红皂白地站儿子。
  简而言之就是一句话:不管发生什么事,她错是错的,对也是错的。
  在这个家里没有任何道理可讲。
  然而即便如此,此刻面对母亲的怒骂,招娣还是忍不住为自己辩解了两句。
  她捂着火辣辣的脸,心中觉得委屈,眼神却极为倔强,“是他先抢我东西的。”
  “他抢你东西你就能把他从桌子上推下来吗?”唐丽芳气不打一处来,又狠狠往招娣胳膊上掐了一下,“做姐姐的,你就不能让着弟弟一些?”
  招娣疼得倒吸了一口凉气。
  林宝见了心中一阵得意,开始火上浇油,把手里的情书递给唐丽娟说:“妈你看这个,她不好好学习,在学校谈恋爱了。”
  “我没有!”招娣连忙解释道:“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时候塞到我书包里的。”
  林宝:“你就扯吧,谁信啊。”
  唐丽芳默不作声地看完了整封情书的内容,半句解释都听不进去,直接抄起鸡毛掸子追着招娣打。
  一边打一边骂道:“小小年纪就开始在学校谈恋爱,你怎么这么贱啊!想男人想疯了,等不及要嫁人了是吧?”
  “不是,我没有。”招娣抱起书包作为防御,跑到客厅在屋子里到处乱蹿。
  唐丽芳紧追不舍。
  这时刚好林大伟下班回家,进屋见家里鸡飞狗跳的,皱着眉问:“在干什么呢?”
  “林招娣在学校谈恋爱了。”林宝云淡风轻地说:“妈在教训她。”
  看到儿子的额头,林大伟又问:“你额头怎么回事?”
  唐丽芳听到这话赶忙看向林宝,这才发现他的额头上鼓起了一个红红的大包,立即丢掉手上的鸡毛掸子,走过去扒拉着他的脑袋查看情况,心疼得眼泪直打转。
  “怎么摔成这样了,疼不疼啊?”
  “当然疼了。”林宝抬手摸向额头上的包,“嘶~”
  唐丽芳恨恨地看向招娣,从口袋里掏出一张纸币扔过去。
  “还不去楼下药店给你弟弟买点药回来搽一下。”
  招娣捡起唐丽芳扔在地上的二十块钱,满心郁闷地出了门,去药店买完药回来,上楼的时候才发现脚上的鞋子又开胶了。
  这双鞋……算起来已经穿有大半年时间了吧。
  不是买的,是她在垃圾桶里捡的。
  至于为什么要捡,很简单,她只是想穿双女款鞋,在班上显得没那么另类罢了。
  吃饭的时候,招娣无数次偷偷看向自己脚上的鞋,一番挣扎过后,终于支吾着开了口。
  “妈……”她咬着筷子说:“我想……买双鞋。”
  唐丽芳往儿子碗里夹了个鸡翅,冷漠道:“买什么鞋,你没鞋穿?”
  招娣:“脚上这双开胶了。”
  “开胶了你不会用胶水粘一下?再说你弟弟上星期不是又给了你一双吗?”
  “他的是男款鞋,我……”
  “行了,鞋子的事先放一放。”林大伟停下筷子,打断招娣说:“我和你妈有件更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谈谈。”
  在这重男轻女的环境下长大,招娣早就练就了察言观色的本领,一看父母的神情就能意识到,要跟她谈的估计不是什么好事。
  果不其然,林大伟说:“你妈身体不好,不能干重活,家里的所有开销全都靠我一个人撑着,压力太大了。所以我们商量了一下,决定只供你读完这学期,然后你去找个班上。”
  这话如同一道惊雷,劈得招娣好半天回不过神来。
  太突然了。
  她不是成绩不好,相反每次考试,还都是年级前三。所以为什么压力大要让她辍学,而不是次次考试都是年级倒数的林宝?
  只因为儿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吗?
  即使这根柱子早就被虫给蛀空了,随时都有坍塌的风险。
  “爸……我……我不买鞋了。”此刻招娣心里的恐慌,是前所未有的。
  她深深知道,像她这种家庭出生的孩子,读出是唯一的出路。
  现在把这条路都给她堵上了,那她接下来的人生该怎么办?
  “不买鞋你也得出去赚钱贴补家用。”林宝一边啃着鸡腿,一边趾高气昂地说:“女生迟早得嫁人生孩子,读那么多书有什么用?爸妈养你这么多年,到你该回报这个家的时候了。”
  “你弟弟说的对,女孩子早晚得嫁人,念再多书都是白念。”林大伟的态度不容反抗,“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
  招娣颓丧地回到房间在床上躺下,连澡都没有心情去洗。
  憋了许久,眼泪终于再也憋不住,像断了线的珍珠,开始大颗大颗地往下掉落。
  她不懂父母为什么可以重男轻女到这种地步。
  从小到大,她几乎没有买过一件新衣服,一双新鞋子,穿的全都是弟弟不要的旧衣服旧鞋。
  一些调皮捣蛋的男生喜欢叫她假小子,嘲笑她爹不疼娘不爱。虽然招娣表面装作不在意,但心里别提有多难过了。
  后来上了学,才开始不再穿弟弟的旧衣服,而是三百六十五天都穿着校服。
  她经常会想,只要自己好好学习,听话懂事一点,总有一天父母会意识到,他们亏待了自己。
  直到今天,他们毅然决然地选择了让成绩倒数的林宝继续念书,名列前茅的她却要辍学出去打工……
  呵呵。
  招娣不得不怀疑,她到底是不是亲生的?
  否则,他们怎么就能区别对待到这个程度呢?
  不知道过了多久,招娣觉得眼皮越来越沉重,慢慢地睡了过去。
  她做了个很奇怪的梦,梦见自己生活的世界居然是本小说。
  这本小说的名字叫做《偏偏宠爱》。
  男主江墨凡是个豪门贵公子,女主盛瑜则是个三线小明星,里面还有个对男主爱得死去活来的恶毒女配,叫做陆晚晚。
  女配从小被人拐卖,生活艰苦,经常遭人羞辱。后来终于回归豪门,过上了高高在上,锦衣玉食的生活,性格却越发嚣张跋扈。
  不仅对男主死缠烂打,还处处打压女主,惹上了人命官司,最终落得个凄惨的下场。
  很不巧的是,招娣就是这个从小被人拐卖的恶毒女配。
  作者有话说:
  接档文《和乌鸦精儿子在综艺火了》求预收
  文案——
  十八线女星温颖遭渣男设计后惨死,死后才知道自己原来生活在一本书里,是个只在娱乐新闻中出现过一次的炮灰。
  幸运获得重生,温颖要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甩掉渣男,努力奋斗事业,摆脱炮灰命运。
  岂料某天晚上,居然在小区里捡到个五岁大的小男孩儿。
  小可怜抱着她的大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呜呜呜母后,孩儿终于找到你了。”
  温颖:???
  很快,一档名为《妈妈的小尾巴》的亲子节目,让温颖和干儿子温寒大火。
  节目中的温寒——
  好心提醒小朋友:“走慢点,别摔了。”
  话音刚落地,小朋友啪叽摔了个大跟头,额头起一大包。
  在别的嘉宾家里吃饭,好奇地盯着蒸锅问:“阿姨,这个锅会爆/炸吗?上次我外婆家的就爆炸了。”
  那嘉宾刚说完不会,转个身,砰得一声,锅盖被炸飞了。
  观众们不由感叹,这孩子可爱是可爱,但乌鸦嘴也太特么可怕了吧,遇到都得绕道走。
  温颖也总担心着温寒这张嘴再闯祸,不得不一天八百遍地提醒他少说话。
  直到某天她突然发现,自己干儿子这张乌鸦嘴在面对某人的时候,居然不灵了。甚至会反被对方说中。
  温寒:“傅叔叔,这汤你得慢慢喝,不然嘴会被烫起泡的。”
  傅政安淡淡瞟他一眼,不紧不慢地说:“你也别喝太多,小心晚上尿床。”
  果然,当天晚上从来不会尿床的温寒,在床上画了张大地图。
  一些必要的说明:

  1:儿子是乌鸦精,会变成小乌鸦的那种。
  2:亲生母子,女主暂时性失忆,后面会记起一切。
 
 
第二章 
  无数画面伴随着文字从招娣的脑子里闪过,一帧一帧,如同快进播放的无声影片。
  突然,她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返回首页
返回首页
来顶一下
加入收藏
加入收藏
推荐资讯
栏目更新
栏目热门